潲水油

我出国那年,全国很多省市,尤其是我所居住的广东,正在大规模翻找潲水油老巢,打击潲水油生产者和使用者。

时隔这么多年,如此牟取暴利的不法分子仍然大有人在。

好多事儿就是一阵风。敌人那么狡猾,又那么贪婪,想起来打一下儿,想不起来就歇三年,照这种打法,要想让人民群众吃得干净吃得放心,那至少得要等到 3007 年。

所谓潲水油,就是从饮食服务业产生的废油废渣当中提炼的废油脂。说白了,就是餐馆下水道里流出来的剩饭菜汤里头提取的油脂,南方叫潲水油,北方叫地沟油。

潲水中的动植物油含量有高有低,具体数字要看各地不同的饮食习惯,高的有时可达 15 %至 20 %,难怪那么多人打它的主意。这部分废油,只要稍微提炼过滤一下,再跟食用油混在一起,就可以低价卖回给餐馆(每吨潲水油要比卫生、合格的食用油便宜至少一半),被大厨用来炒盘儿鱼香肉丝替我们解谗。

由于生产性质所致,潲水油生产基地一般都是腥 臭无比的小作坊式废油回收厂,堆积着许多废旧的油桶用来炼油。它们的提炼工作很简单,首先替潲水除去残渣,然后放入大锅内煮沸,将浮在水面的油收集起来,就齐活儿了。一个典型的小型回收厂,每月大概可以“生产” 80 余吨潲水油,其中很大一部分流向市面,成为餐馆一族的食用油。

这意味着什么?我们都出去赴过饭局不是么?而且还挺经常的对吧?那我们每个人都极有可能吃过潲水油炒的菜,而且不只一次两次。用潲水油的餐馆多得数不胜数,我们要想不给自己添堵,就得装傻,假装不知道有潲水油这么一回事儿。

虽然我这人特别抗恶心,不过潲水油的问题,一直是我多年以来的一块大心病。因为不是恶心不恶心的问题,而是那么多老百姓健康的问题。这就像用洗衣粉和面炸油条,跟我们家用臭袜子捂松花儿蛋然后给字母同学他们一家吃是两码事。不是一家两家餐馆,而是成千上万家啊,都在用这种油,那不是开玩笑了就,是犯罪。

前不久我听说一好事儿,虽然实施起来很困难。中国科学院广州能源研究所所长吴创,在广州举办的“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论坛”上表示,政府应统一将潲水油收购到环卫部门,再卖给化工厂,生产成生物柴油循环利用。

生物柴油

生物柴油( Biodiesel ),又称脂肪酸甲酯( Fatty Acid Ester ) ,是可代替柴油的一种环保燃料油, 以植物果实、种子、植物导管乳汁或动物脂肪油、废弃的食用油等 可再生的油脂作原料,与醇类(甲醇、乙醇)经交酯化反应( Transesterification reaction )获得的长链脂肪酸甲酯制成。经实验证明,生物柴油可直接用于现有的柴油引擎而不需做任何改动。

而潲水油正是做生物柴油的好原料。利用潲水油制成的生物柴油,在分子结构上与普通柴油不同,但两者的使用效果完全一样,可用于发电、汽车燃料等。

植物油用作柴油,其实早在 1900 年就有先例。柴油机的发明者 Rudolf Diesel ,他最初设计的柴油机就是吃花生油的。现在的生物柴油技术,是适用于现代柴油引掣的改进版本。

生物柴油在美、欧等国已核准为可替代性燃油 (alternative fuel) ,国内也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研究开发和生产,像清华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和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等研究机构,都在生物柴油生产技术和产业化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我国目前每年需柴油超过 7000 万吨,其中 1 / 3 要依赖进口,生物柴油将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从根本上摆脱对石油制取燃油的依赖。同时,使用生物柴油还将使有害气体的排放减少 70 %。 我最关心的,是推动潲水油的合理利用。

好处是不少,不过实践起来并不容易。

首先,这项技术现今还不是很成熟,成本较高。澳大利亚西澳大学新能源研究中心的詹姆斯伯顿博士表示,生产生物柴油的前期投入非常高。因为目前大批量生产只能使用化学方法,所以,工厂选址必须远离市区──这样就必然要增加运输成本;同时需要购买专业生产设备──虽然使用技术是免费的,但生产设备一定要从专业生产商处购买;在安全设施和人员培训上,也得花不少钱,毕竟生产过程中要使用大量化学药品。因此博士建议,大家在投资前,对市场要进行认真调查和深入分析:到底有多少人会为生物柴油掏腰包?谁会购买使用清洁燃料?主要生产哪种比例的生物柴油最划算?定价多少才有市场竞争力?

博士的这番说话是个坏消息,说明要想在国内彻底杜绝潲水油,还是任重而道远的。而且,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又有非法之徒,生产不合乎规格的生物柴油。唉。。。

其次,作为终端用户,老百姓使用生物柴油其实挺不方便的。就说美国吧,能加生物柴油的油站还很少,以加州为例,一共不到三十家。

也就是说,生物柴油族出门,最好事先制定出详尽的旅行计划,以防半路没油搞到自己太被动。或者自己车里多备几桶油,自给自足。

现在有好多人呢,干脆买个转换器,几百块钱一个,通常在安装之后第一年内,省下的汽油钱就够支付转换器成本了。安装这种转换器的汽车要备两个油箱,一个油箱装柴油,一个油箱装植物油。因为植物油加热不到足以点燃引擎发动的高温,汽车还得靠柴油来发动或停车 。一旦车子启动,车主就可以通过转换器从柴油油箱切换到植物油油箱了。

有了转换器,就安心多了。没油的时候,只要找到一家麦当劳,去厨房要点儿油,灌进车子油箱。餐馆一般也都乐意提供废油,否则他们回收还要另外付费。另外有一些“油卡” (Greasecar) 公司,专门大量收购废食物油,然后卖给本地顾客。

不过显然,麦当劳的油也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一家中等规模的麦当劳每个礼拜统共出不了几升生物柴油。就这么点儿产出,多说着也就喂三、五辆车子。而普通家用车,像本田雅各这样的,每年大概得吃 600 多升生物柴油呢,箱型车和卡车的食量当然就更加可观。想想看,那得吃多少玉米大豆才行啊!怎么说车比人吃得要多,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不过再怎么样,每条新出路都是我们眼前一线希望的曙光。现在国内出去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有车的人也越来越多。真巴不得生物柴油技术能有突飞猛进的发展,那下次我们回去腐败的时候,就不用有让朋友陪绑的犯罪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