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WordPress database error: [Disk full (/var/tmp/#sql_402_0.MAI); waiting for someone to free some space... (errno: 28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SELECT count( * ) AS num, ID, p.post_title FROM wp_posts p USE INDEX ( PRIMARY ) , wp_comments c WHERE p.post_author = 211 AND p.ID = c.comment_post_ID GROUP BY p.ID ORDER BY num DESC LIMIT 10


WordPress database error: [Disk full (/var/tmp/#sql_402_0.MAI); waiting for someone to free some space... (errno: 28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SELECT c.comment_ID, c.comment_post_ID, c.comment_content ,comment_approved FROM wp_posts p, wp_comments c WHERE p.post_author =211 AND c.comment_approved = '1' AND p.id = c.comment_post_id ORDER BY c.comment_id DESC LIMIT 0 , 10


 

搜索

 
 总点击: 14005494

我和阎焱 (上)   Comments

楼下斜阳师妹一定要老狼爆点阎焱的“猛料”。阎焱现在是公众人物了,如果说他当软银亚洲的总裁的时候还不算,那么以赛富中国评委身份在中央电视台的“赢在中国”节目中大出风头,肯定算公众人物了。“赢在中国”其实我知道,海归网上也有人谈论过,但一直都没有时间看。直到我从美国回中国之前到薛蛮子(就是原来 UTSTARTCOM 的董事长,现在好象是搞投资的)家中去作客,他向我们推荐这个节目并放DVD给我们看,然后我就在那里面又见到了久违了的阎焱的光辉形象。回到中国后听公司里的员工小黄说,他竟在节目里面破口大骂一个不好好做功课的本来很有希望的候选人,并把人家赶了下去。这也忒霸道了点,很不谦虚么!

但既然他已经是公众人物,咱念在昔日同窗的份上,当然就只会无耻吹捧,贴金为主。对他所干的那些坏事,只好为尊者讳,藏着腋着点。他可是我大灰狼协会的一员悍将、二炮政委。想当年在北大的时候。。。吴普死!差点给说漏嘴了。夕阳妹妹一定要听“猛料”,只能等啥时候见着老狼说上知心话的时候,老狼给开点小灶了。

其实像斜阳师妹那样的铁扇公主,可以用“阎焱”为关键字,在海归网的google 上去搜索一下,就能搜出很多来:http://www.google.com/custom?domains=haiguinet.com&q=%E9%98%8E%E7%84%B1&sa=%E6%90%9C%E7%B4%A2%E6%B5%B7%E5%BD%92%E7%BD%91&client=pub-7848028589471399&forid=1&sitesearch=haiguinet.com&ie=utf-8&oe=utf-8&cof=GALT%3A%23008000%3BGL%3A1%3BDIV%3A%23336699%3BVLC%3A663399%3BAH%3Acenter%3BBGC%3AFFFFFF%3BLBGC%3A336699%3BALC%3A0000FF%3BLC%3A0000FF%3BT%3A000000%3BGFNT%3A0000FF%3BGIMP%3A0000FF%3BFORID%3A1%3B&hl=zh-CN

我第一次见到阎焱是研究生复试的时候,北大安排我们住同一个宿舍。他从安徽来,我从西安来。印象中他风风火火的,特冲特有活力那种,不象老狼这么懒散。复试的时候译一篇英文,是大熊猫的,好象比较冷涩那种。老狼紧赶慢赶也没译完。结果考完后大家闲聊,这孙子居然给译完了,而且自我感觉良好:居然他以前刚好读过这文章。这孙子运气实在太好了。楼下有人说他名字里火比较旺,从他以后的运气看起来,他在我们同学里的运气,算是比较好的一个。

听阎焱说,北大社会学系是当时研究生入学竞争最激烈的专业――200多人报考竞争四个录取名额。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名导师――北大社会学当时应该是北大最小的系,但池浅王八多,系里有三个一级教授:费孝通,雷洁琼,袁方。后来的学生里产生的王八也不少,除了阎焱之外,还有一个亿万富翁也姓阎,就是我们的小师弟阎俊杰,达因集团的董事长。其余的象阮丹青、刘永川、李少民、李国庆(当当网总裁)等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其密度之高,应该算比较罕见的吧。

那年的社会学系研究生入学也比较邪乎:所有录取的清一色的是理工科学生,数理化全了,再加上阎焱是工科的。后来也是听阎焱说的(这小子就是什么都知道),那年的社会学系的研究生数学考题据说是除数学系外最难的。我考试的时候,因为报的导师是费孝通,大家都觉得我是crazy,我们学校的数学教研室主任站我身后悄悄地看题目。完了后他跑我办公室聊天问:怎么北大社会学系的数学题这么难啊?考完后我觉得特沮丧,因为我是物理出身,这应该大获全胜才对。现在估计最多考80来分,看家的本事都考砸了,“田忌赛马”,自己的上马都没占着什么便宜,中马、下马就更不用说了,还搞屁。但老狼作事,哪怕无望,也坚持做完。幸亏坚持下来了,结果竟然给考上了。

原来当时的系主任袁方想要引入西方的社会学,which 特别重视方法论,特别是数理方法。我后来申请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的时候被录取,也是占的这个便宜,因为哥大是数理学派的龙头(另一个人文方法的龙头是芝加哥学派)。但因为我们这些人的理工科背景,系主任袁方便觉得我们需要补补课,结果竟给我们开了个写作的必修课,请了个老头来给我们讲课。那课我们最不耐烦上了,因为是开小灶,我们班只有五个人,一目了然,还不好逃课。期末老狼还拿了个最低分,拔了头筹。阎焱估计是最高分。所以你看写他的那篇《逍遥游》里面,充斥了些什么“士不可不弘毅”的酸话,估计就是受那课的影响。当然,老狼也有这毛病。只不过老狼是差生,毛病就没有那么严重而已。

后来赵紫阳他们搞体制改革做调查,也一改我党以前拍脑袋决策的习惯,看上了西方社会科学里面的数据收集和分析方法,把课题弄到跟北大社会学系研究生里合作,主力便是83、84级的研究生。那时传统的中国“社会科学”里面,“科学”只是说说而已,因为都不过是引经据典,根本就不讲逻辑和实证,于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争论一万年都不会有头绪,最后是谁有权谁正确。因此那时北大社会学系得到上面的重视,我们那时跟国务院体改所那帮人也就混的挺熟。85年的时候我带一个小组负责到重庆的那条线,跑到重庆市政府,拿出国务院带国徽大印的介绍信,对方马上诚惶诚恐,召集文武百官在礼堂开会让老狼作报告,一个个打开笔记本认真作笔记。老狼乐了:我讲什么呀?那时候我就觉得,当官也就沐猴而冠罢了。在那个位置上就装模作样的。及至后来老狼回国创业,连科级或者处级的官员都敢像训孙子一样训老狼,老狼陪笑脸的时候颇为感慨。老狼的同学官当的最大的到省、部级。但我太知道他们当官的滋味了,整天夹着尾巴做人,有什么意思?像老狼这样出身北大的人,根本就不尿这套。要不是身负重任,要对股东负责,对团队负责,我敢跟这些鸟人拍桌子。神气什么?大不了我不挣这个钱,归海了行不?

入学后,老狼沉迷在北大的那种学风里面自由散漫,乐不思蜀,不思上进,但阎焱同鞋比较积极要求进步,很快就成为北大研究生会的副主席、秘书长。有次阎焱跟我们讲故事,说老在我们系混的那个X哥们其实是北外的,毕业分配到外地不愿意去,开运动会的时候,因为社会学系是小系,人数不够(一个年级也就四五人),就冒充我们系的研究生充数去比赛(4X100接力什么的)。然后就冒充北大的研究生,把东方歌舞团那个很漂亮的报幕员给搞定了。然后老狼就发表感慨说:“一个冒充的北大研究生都把东方歌舞团的报幕给搞定了,你丫北大研究生会的副主席,那至少也得把王昆给搞定啦?”。结果遭到阎焱的痛斥。

阎焱搞定的当然不会是王昆。。。嗯,这个话题我们不继续。当时有一股“从政热”,就是阎焱所说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当国务院总理的料”。我估计社会学系的研究生,除了本狼,几乎都写过入党申请书。北大的学生团体,尤其是团委、学生会、研究生会等,都是从政的终南捷径。李克强是北大的团委书记,结果毕业后到了团中央当书记,现在好象也是进政治局常委的热门人选。当年的张伟是学生会主席,当时参加人大代表竞选,率中国大学生代表团访问日本,外电评价他是中国新一代的政治新星。毕业后到了天津当开发区的主任。本来胡启立要提他做天津市副市长,结果下面意见很大,说是坐直升飞机比四人帮还快,就作罢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时候竟然掼乌纱帽表示抗议,放着大好的政治前途不顾,这是比较典型的北大人:不识抬举,不识时务,敬酒不吃吃罚酒(老狼在此表示痛心和痛斥)。

北大真自由啊!这是我一生中最快活的时光。每天一定睡懒觉到中午才起床。然后在宿舍里拿电炉做饭,弄的宿舍里乌烟瘴气的,临走还被学校突击检查把老狼的两千瓦的大电炉给搜走了,老狼心疼了半天。老狼的饭盆是特大号那种,跟做饭的锅差不多大。到饭堂打饭的时候师傅会质问我:“你丫怎么不拿一脸盆来呢?”

上课都是大家轮流“值日”,把笔记弄回来,考试的时候互相抄。我们班少,加上社科院代培的只有五人。于是冬天下大雪的时候就懒得去课室了,会打电话让老师上我们宿舍来给我们上课。那时候系主任是袁方,到处给我们在校外找些某方面的“权威”来给我们上课(有几个还是从美国请过来的教授,给我们上一个学期的课)。人家老师大老远骑个自行车冒雪前来,敲门的时候我们都还在跟周公同志切磋呢!赶紧从被窝里面跳起来,给老师打开门,阎焱那孙子比较讲礼貌,给老师泡上一杯热腾腾的“麦乳精”,然后大家重新钻进被窝里面,躺着让老师给“上课”,其实就是聊大天。考试的时候,老师都很通融。

当时的北大,除了象老狼这么自由散漫的人之外,到处洋溢着一股热轰轰的气氛。三角地是一个鲜明的对照。一月七号老狼上未名湖溜冰,摔的呲牙咧嘴,杀猪似的叫,然后把裤兜里的钥匙摔没了,要扛着自行车回宿舍,还进不了门。于是在三角地贴广告:大标题以红色带血书写:一七惨案!!!唬住了好多人,以为又发生什么可以群情激愤的重大事件了。定睛看时,原来是“未名湖丢失钥匙一串”,上当受骗者骂声一片,结果雷锋叔叔也没有能够送货上门。不成体统的竟把《中直机关党委书记XXX和第三者插足现象初探》的讲座贴上去。有个研究生会经济部的孙子(好象是部长,不知道是不是色狼谢百三)在某个讲座大放厥词,讲中央各种内幕,“斗争很激烈啊!”这孙子唾沫横飞地说。结果被团委录音报上去查丫的,丫跑乡下躲了好一阵。须知那还只是85年。

老狼是自由派,跟党却跟的比较紧,学潮的时候公开跳出来反对。结果被作为学生代表去中南海接受李鹏、胡启立等中央领导的接见,然后在北大被人贴大字报诋毁,臭名昭著。其实那是天大的误会。老狼从未靠拢过党组织,也没有官瘾,反对搞学潮是基于当时形势的认知和中国社会变革的真实看法。因为当时体改所的调研课题就是“改革风险评估”,“老百姓心理承受能力”,集中在“用工制度改革”,“劳动福利制度改革”,“物价改革”,“人事制度改革”等方面,对改革导致铁饭碗打破,原有秩序丧失,引发社会动乱的担心是很明显的。但我估计他们同时也感受到了意识形态的压迫和权力斗争的威胁吧,所以可能想学习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利用群众运动这张牌。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都搞不定群众运动,何况他们。文革一开,就根本收不住,要邓伯伯出山。所以当时的“改革派”,同时会遭受上下左右各方的压力。直到现在,老狼也是价值上倾向自由,但操作上倾向于渐进、务实,不尚空谈的所谓“独知”。

后来李鹏何东昌在清华搞了个讲座,清华教授们对“人才流失”大声疾呼,中央决定限制研究生出国,老狼听到风声,赶紧行动联系出国。朋友们都觉得不解,因为似乎前程无限光明,到国外去从零开始,得不偿失。我却不这么认为。一是我对形势的判断,二是自己的人生价值的取舍。办成绩单、推荐信的时候碰到阎焱问我在干什么,我说联系出国。他说那我也要联系。于是我们级研究生就我们俩出去了。签证的时候是同一天,排队递材料的时候领馆的哥们嘀咕说:怎么费孝通的研究生都走了?

其实费老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政协副主席加人大副委员长,雷洁琼也是,哪里有功夫给我们上什么课。来上课的时候也是应景文章而已,他那一口吴江话,我们根本就听不懂。作毕业论文的时候,费老的课题好象是边疆研究,要研究生干活,他就是“指导”啦。反正我们走了,管他娘。我是游民走了好理解,阎焱也忽然在仕途上半途而废就不太好理解。因为从我们出国后初期的情况看,呆国内应该比出国神气的多。分体改所的,甚至没去体改所的,跟军机处般,处于中国决策的所谓“智囊”位置,抖的不行。不过他要是不出去,弄不好就得在两年后进去了,因为他估计比较反党反社会主义。所以这小子运气好得出奇。

我们那时候出国得办退学手续。退学后有一天我正在学四饭堂吃饭,阎焱端着饭盆凑过来说,晚上大饭厅有演出,好象是彭丽媛还是哪个名人来。我就问上哪儿拿票。他说咱们这种退学出国的就不给票了。老狼愤愤不平,破口大骂说:“他妈的,怎么对待我们爱国华侨的?”旁边一位妹妹立马把饭喷到了桌子上。

(待续)

我和阎焱(中)

我和阎焱(下)

51 回复 -- “我和阎焱 (上)”

  1. 波儿,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2:58 pm, said:

    标题:妈也!老狼也认识谢百三啊?

    这个大LM专门找PLMM吃饭谈心,(人家在食堂吃饭,他找人家搭讪谈心)美其名曰“社会调查”。
    俺们系的MM不胜骚扰,看见谢端着饭盆走过来,就赶紧开溜。
    他后来是不是分配到“孵蛋”去了?还坚决不从呢,赖在B大不走。俺没记错吧?
    顺小便,您在B大的时候,俺可也在,巴特!您居然都“烟酒生”了,牛。
    顺大便,俺们系那可是B大头号大系!
    社会学系,简称“射系”,地球物理,“球系”,计算机,“鸡系”,嘿嘿。

  2. 狼协,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08 pm, said:

    标题:谢百三毕业的时候据说想去体改所

    但体改所的人说不要他,因为他在学潮中跟党跟的比较紧。但他算学生干部(研究生会的什么部长之类的),所以跟得紧也好理解。但老狼是革命群众,嘛官没有,跟党走就没什么道理。那大字报是体改所的哥们写的,是“颁奖”,谢百三是“笑面虎奖”,奖品是“樱花牌长统丝袜一打”,暗讽他追妹妹;老狼是“跳蚤奖”,奖品是“电动老头乐”一把。嘛意思不知道,挺逗的。

  3. mmpower,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19 pm, said:

    标题:老狼真能写

    笔头拧开哗啦哗啦就流出来几千字,PF

    老狼是87年的小学潮。。。没赶上偶们那拨大的,遗憾了吧

    感觉曾以为傲的B大现在成了臭街老鼠的诞生地。。。

    骂人时应说:你鸭才B大,你们全家都B大!
    (靠,伤人1万自损八千的说。。。)

    呵呵

  4. 雨林,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2:00 pm, said:

    标题:顶顶狼兄。

    料暴的足。喜欢看。
    :)

  5. 狼协,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2:01 pm, said:

    标题:大学潮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国外了

    英明啊!不然没准就进去了。狼协主席知道吧(老狼是副主席,阎焱是秘书长),就是我说的那个“土鳖难友”,北大No. 1。社会学系毕业分体改所给陈一咨当秘书,就进秦城去吃了两年窝窝头,说是“黑手”。我看是冤枉。那帮学生娃,谁搞得定啊!

  6. daoqi,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2:39 pm, said:

    标题:回复老狼和波儿

    真没想到,在这里碰倒这么多北大校友,不知波儿时哪个大系的, 法律还是化学?
    道奇
    B大84
    漂泊在美国,再漂泊在上海滩

  7. snowbird2006,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3:45 pm, said:

    标题:好玩啊,期待下篇中

  8. 以战养战,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4:02 pm, said:

    标题:老狼的原创一定要顶

  9. 骆小驼,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7:43 pm, said:

    标题:顶顶~~看的津津有味.狼兄在北大的时候,俺还在幼儿园;等俺到了北大读书,狼兄已远在国外.

    年代不同,经历与见闻不同…
    有时感叹过去是美好的,值得回味。
    期待精彩下篇!

  10. 文清,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8:26 pm, said:

    标题:看着狼肉,居然有津津—-骆驼饿了?

    俺回家煮无肉汤去了…

  11. 骆小驼,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8:48 pm, said:

    标题:早听聪G说狼肉粗糙

    吃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12. ceo/cfo,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8:50 pm, said:

    标题:顶鼎盯腚!!!

  13. ceo/cfo,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8:56 pm, said:

    标题:肉糙人不糙哈。

  14. 骆小驼,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9:02 pm, said:

    标题:人不糙哈

  15. ceo/cfo,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9:03 pm, said:

    标题:36计,走为上计!!

  16. bluedevil168,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9:17 pm, said:

    标题:谢百三在复旦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被起的外号叫“小瘪三".

    因为那个外号和他的名字在上海话里是差不多的。

  17. 八袋长老,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9:27 pm, said:

    标题:谁人不识谢百三?闹学潮(不是64)时,他摆出副学生干部嘴脸,装孙子,被追着打,

    居然躲女厕所,半天没人影。真奶豪杰也! :roll: :lol:

  18. 狼协,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0:04 pm, said:

    标题:骆驼妹妹好久不见

    把老狼忘了,伤心中。。

  19. 狼协,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0:05 pm, said:

    标题:对对,吃素!

    驼峰据说是名菜。。口水ing

  20. 骆小驼,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0:27 pm, said:

    标题:因为没忘记狼兄,所以今天特意双手双脚顶帖子

    写的站好,那个年代。

  21. 骆小驼,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0:30 pm, said:

    标题:俺这驼峰是供人欣赏滴

    狼兄口水继续流ING

  22. 老不归,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0:56 pm, said:

    标题:正纳闷儿老狼是不是要弄点料出来.没想到真出来了.喜欢看老狼写的东西.但老狼讲话

    可真\"斯文多了.尤其在电话里.真不像个狼,还老狼呢 :wink:

  23. 笨猪塔克, on January 28th, 2007 at 11:38 pm, said:

    标题:江山代有“才人”出,引领“风骚”正当时

    不知不觉中,周围曾经的同学朋友哥们玩伴开始脱颖而出,成名成款,混沌效应开始显出威力。“我和XXX”肯定会是一个历久弥新的作文题目。呵呵。。。

    顶一下老狼的爆料,不过有点不够过瘾刺激,谁让老狼这么厚道捏。

    签名:归网流行吹捧风,今天你吹捧了没有? 8)

  24. 雨林,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1:53 am, said:

    标题:估计老狼当年不出国,

    现在在哪个大公司也是一把的料。身价上亿,说不定比炎炎还冲呢。

    签名: 俺是老狼的粉丝。 :)

  25. 木辛,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5:59 am, said:

    标题:北大研究生还用电炉子?

    虽说咱也是北大来的,但出国前,没在北大呆几天。用电炉子好像那会没听说。我同室的几个都是等着出国的,一个也是搞社会学的,后来去了南斯拉夫留学。
    在复旦研究生后来都是学校给提供煤气灶,根本不用电炉子。再说,小吃摊子都开到宿舍门口,教学楼下面。教室熄灯时出来,根本不用愁没好吃的。

    北大研究生的学问看样子是电炉子烤出来的。

  26. daoqi,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8:18 am, said:

    标题:给木辛学弟

    木辛学弟,那是在什么时候,生活可没这么好。当然了,后来我发现,在上海的中科院的所里的食堂确实比北京的好不少。你真幸福呀,赶上好时候啦!

    daoqi
    漫步未名湖
    折腾中关村
    驰骋美立坚
    漂泊上海滩

  27. 文清,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8:43 am, said:

    标题:再调素情1

    调素情,是文学青年的拿手游戏
    哈哈哈

  28. I love snoopy,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10:30 am, said:

    标题:听狼嚎其实是一种享受…

    如此才思文采,我党重大损失啊!

  29. yonex,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2:44 pm, said:

    标题:来晚啦,鼓掌一下!

    精彩精彩。
    俺最爱的就是八卦,
    俺最最爱的就是名人的自传八卦。

    “下集“呢?

    狼协随便八一八就挺好看,
    [支持八卦,
    比论战纠纷调停书好看多了]

  30. reader88,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2:48 pm, said:

    标题:比较发迹的朋友,老狼对自己还算满意吗?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老狼会怎么样?

  31. 狼协,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3:16 pm, said:

    标题:波儿应该是中文系的

  32. 狼协,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3:19 pm, said:

    标题:good question. 在下集我将会回答这个问题

    下集可能发主坛。本来这种题材是应该发主坛的,但夕阳妹妹的文章是发这里,所以就发这里。或者到时候给个链接。

  33. 老不归,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4:16 pm, said:

    标题:忍不住又搂了一遍."操作上倾向于渐进、务实,",“独知”。" 价值上倾向自由".几十年

    的积淀所得.赞一个.

  34. 木辛,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4:33 pm, said:

    标题:中文系,应该是写小说的?

    当年北大中文系的陈建功不是很有点名气吗?
    复旦出了个卢新华开创伤痕文学,后来在美国赌场当发牌手。

  35. 如意缘,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5:16 pm, said:

    标题:p大召集贴啊,狼主

    到狼主去的时候估计已经改叫B大了, 呵呵。 真是的, 怎么都是这么拿不出来的名字!

    ANYWAY.看得甚是亲切。

    文科01是中文, 理科是数学。 这个和人数无关。

  36. 波儿,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6:46 pm, said:

    标题:对喽,说明咱是精英的精英!嘻嘻。

  37. 波儿,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6:51 pm, said:

    标题:你到底是哪个大学的啊?

    不是孵蛋的吗?咋又B大了涅?
    中文系就是写小说的呀?那中央美院是不是都是画小人的?鄙视一下。
    北大中文作家海了去了,水深不见底。
    但是,中文系还就不是培养作家的,介是胡适说的,胡适是永远的舵手。
    (至今还没有新的舵手出现)

  38. 波儿,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6:53 pm, said:

    标题:老狼注意:以后说俺是B大的,要注明是假的。

  39. 木辛,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7:33 pm, said:

    标题:我当然是

    负担,B大,同舟共济。国内三所。
    国外还有三所。
    北大后来搞了个作家班的,对吧?

    我原来写过一篇等待出国的日子,就是讲北大的那段生活的。

  40. 波儿,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8:02 pm, said:

    标题:妈也,你不光跟俺校友,还跟俺弟校友。。。

    前后六所大学,N个学位,牛呀!
    [小声]您现在没学傻吧?
    [更小声]现在诗坛FRJJ丽华JJ,就是B大作家班出来的。

  41. 木辛,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9:44 pm, said:

    标题:缘分呐,缘分

    复旦是原装的,B大是蜻蜓点水,同舟共济是暂栖身。
    我和你一家人都有缘。

  42. goldcap,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11:00 pm, said:

    标题:我84年刚入学的第一个学期就兴奋地参加了P大的游行, 是为了反对校方晚上11点统一熄灯.

    大家从学校冲到丁石孙在中关园的家, 鼓嘈了大半夜, 最后还是拗不过学校, 不过自此俺就开始长了反骨.

  43. goldcap, on January 29th, 2007 at 11:11 pm, said:

    标题:当时被颁奖的还有计算机系的许振东

    时任学生会的副主席, 好像奖品是日本大战刀. 他后来忽悠成立了青鸟集团, 现在是董事长.

  44. 哈瓦那女伯爵, on January 30th, 2007 at 12:33 am, said:

    标题:难得一见的好贴

    狼协写得不错,很真实。到年纪了就开始回忆了。
    8过,没必要为尊者讳,是公众人物就当得起公众评论。如果是私人事情还是私下交流好。

    这贴算北大召集贴了吧?

  45. 换位思考, on January 30th, 2007 at 1:30 am, said:

    标题:[介等贴是要灌水顶滴] 火旺是俺说滴,狼哥误会俺意思了。如果他命格火为用神喜神,这名字好;如果。。。

    他的八字命格火势强旺,再加上这名字上的3把火,就很有可能过旺为偏枯了,看大运流年,大起大落之势。

  46. 脱下丝袜, on January 30th, 2007 at 4:02 am, said:

    标题:团中央那时充斥着血书记, 靠学潮上去的衣冠禽兽,正的副的一大堆,

    任务就是到各高校团委开展泡妞儿运动,挑低年级清纯漂亮年幼无知的。
    混蛋们现在全抖起来了,就不信没有报应。

    谢谢, 喜欢看你的回忆录。

  47. 新顽童, on January 30th, 2007 at 10:08 am, said:

    标题:"价值上倾向自由,但操作上倾向于渐进、务实,不尚空谈的所谓“独知”。 "~顶老狼!

    俺对那些口口生生叫嚷”独知“也没好感,很多要么是
    青钩子,要么玩弄辩论词躁而已。说得难听一点:清新时尚的屁!
    :P

  48. 斜阳成碧, on February 1st, 2007 at 12:01 am, said:

    标题:强顶!狼就是狼,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忙得连喘息的功夫都没有,兀自念着狼GG的作业捏。。

    写得真好,已收藏。
    建议采纳哈伯建议!

    :mrgreen:

  49. 天蝎座的, on February 27th, 2007 at 6:47 am, said:

    标题:这么强的贴居然现在才看到

  50. 三A国, on May 5th, 2007 at 12:51 am, said:

    标题:不对,他是去了复旦

    不对,他是去了复旦。87年在浙江余杭做调查,他正好也带学生跟我们一起住在镇里的招待所。

    回帖不是为了说他。主要为了跟狼兄攀亲。同一年进社会学系,我是本科生。就那么几个人,大概都能猜出谁是谁。狼兄写得太亲切,潜水多年,忍不住爬上来,顶一把。

    下集我想狼兄应会提到阎焱当北大研究生排球队队长以及社会学系排球队在他带领下拿到84年研究生比赛亚军、85年全校比赛第五名的事。本人85年是队员。

    你和兰花花的事,我当时知道的不多,但后来大家传得很厉害。

    打声招呼,等着看你下集写些什么。

  51. 狼协, on June 27th, 2007 at 1:09 am, said:

    标题:豁!你谁?贴子现在才看到

    本科生我跟83级的熟些,跟84的不太收。跟83熟是因为做他们统计课的助教,监考的时候抄的一塌糊涂。这也太不尊重狼老师了。于是改卷的时候大笔一挥,都他妈60!结果给轰下来了。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