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网首页   海归宣言   导航   博客   广告位价格  
海归论坛首页
会员列表 
收 藏 夹 
论坛帮助 
登录 | 登录并检查站内短信 | 个人设置 论坛首页 |  排行榜  |  在线私聊 |  专题 | 版规 | 搜索  | RSS  | 注册 | 活动日历
主题: 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1) 小衙内的爆料贴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阅读上一个主题 :: 阅读下一个主题
作者 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1) 小衙内的爆料贴   
阳光在多城
[博客]
[个人文集]




头衔: 海归上校

头衔: 海归上校
声望: 博导
性别: 性别:女
加入时间: 2006/10/02
文章: 4061
来自: 多伦多
海归分: 98070





文章标题: 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1) 小衙内的爆料贴 (1684 reads)      时间: 2014-5-06 周二, 09:09   

作者:阳光在多城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11.1 “我所知道的真相”
在王奋律师接受访谈的视频公布后第三天,网上忽然流传着一个短帖子,标题为《我所知道的F女士真相》。据说此文是从新垲某个“狼友群”里流传出来的,原作者的网名叫“混世小衙内”,乃资深狼友。帖子全文如下:

“这段时间炒得很出名的F女士,我来说说她的事吧。她真名你们大家现在都知道了,我就不说了。听说她现在又要改名,叫什么莫归,可能是想为她父母保存些颜面吧。

我想说的是,F跟我有过一段露水姻缘。她确实是被人拐卖的,但最开始并不是卖给村里人做媳妇,而是卖到了水葱。她在水葱有个艺名,叫巧云,我到现在还是习惯叫她巧云。据她自己说,我是她的第一位客人。巧云这个女人,怎么讲呢,在水葱的小姐当中肯定算不得最漂亮,但是很特别,你在一堆小姐里面一眼就能注意到她的那种。或许,这就是女大学生的气质吧。那次我是陪我们老总去玩儿,老总在那儿有一个固定的相好,我是现挑,就挑中了巧云。过程我就不多说了,反正后来她哭了,我也动了点儿恻隐之心,陪她聊了一阵子。那天的小费也给得很大方。

后来我又点过她几次。最后一次在一起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问我有没有路子帮她逃走。我只好安慰了她几句,又多给了小费。等我下次再去水葱,听说巧云真的走了。再后来,我从一个生意上的朋友那里听说,是成业县的一个小老板不知怎么就看中她了,硬是替她赎身,娶回去做老婆了。我觉得那小老板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现在打官司的李旺土是不是就是那个小老板,如果是的话,那巧云也太不识好歹了,李旺土怎么说也是她的恩人吧。”

林燕看到这个帖子后,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水葱的全名叫“水葱休闲中心”,是新垲市区内有名的色情场所,虽被查封过几次,依然顽强地生存至今。

小衙内的《真相》贴一冒出来,立刻被人疯狂转贴,不但在新垲本地的网络社区,就是全国大型网站上也能看到这段内容。

网上看客们的反应,一开始分成了两派,一派挺李,一派挺傅,打得不可开交。那位“黑衣伯爵”再次出场,痛斥小衙内胡编乱造,是李旺土家雇的水军无疑。黑衣伯爵说,李家这招一点儿也不新鲜,抹黑一个女人,无非就是那么三板斧:说她水性杨花,说她是天生淫荡,说她是出来卖的。

小衙内对伯爵的指控迅速做出了回应,说伯爵一看就是个不知情的。

“这个伯爵,一看就不懂行。笑。给你透露点儿内幕,新垲的人肉市场分成两大块:猪市和鸡市。猪市嘛,就是把那些被拐的女人卖到别人家里做媳妇。鸡市,不用我多解释了吧,就是卖到风月场所。对于上市的女人来说,去猪市比去鸡市强些。但是象F那种女人,在猪市不会有人问津,因为学历太高了,太难驯服,但在鸡市这种货就很抢手了,谁不想上女学生呢。”

小衙内的热贴被四处传播,成为网上一件盛事。到后来就连林燕的内心深处都开始动摇了,隐隐觉得,也许小衙内的《真相》确实是真相呢?毕竟,谁也不清楚傅佳玮在遭到绑架后那段日子到底经历过什么。

林燕自然是不敢和傅家的人提这个《真相》,只能和高海燕进行讨论。高海燕气愤地表示,就算那个什么小衙内说的全是实情,他那口气也很恶心。明明是个龌龊的嫖客,在小姐面前也不知道哪儿来的道德优越感。
* * * * * *

11.2 傅佳玮冷对流言
又过了两天,林燕终于在网上碰到了傅佳玮。她赶紧发了几句话过去,可是却没敢提到那个小衙内。没想到傅佳玮自己主动提起了那《真相》贴,问林燕看过没有。

“唔,大概看了一眼吧,很无聊。”林燕含糊地回答。

“造起谣来完全没有底线。”傅佳玮那边迅速敲过一行字来。

林燕一看她这么说,心里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

“不是无聊,是策略,”傅佳玮又写到,“你知道吗,那个小衙内就是李旺土自己。他妈经常骂他是个衙内。”

“是吗?”林燕还真觉得有些意外,“我猜到那人肯定是李家的水军,但没想到居然就是本尊啊。这人也太无耻了。”

“他这篇东西也是写给我看的,意思是他有的是办法整我。”傅佳玮说着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我自己倒无所谓,只是连累了我家,所有声誉都毁在我身上了。”过了片刻又说:“唯一歉疚是的父母,还有我姐。”

林燕赶紧安慰她,说网上还是有很多人站在她这边。她又问傅佳玮,知不知道那位黑衣伯爵是谁?傅佳玮说她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但不知道是哪位,或许是她的同学吧。

林燕又建议,傅佳玮可以起诉李旺土侵犯她的名誉。“你家不是已经有律师了吗?可以咨询一下。他这绝对是名誉侵权。”林燕觉得自己对名誉侵权的法律问题还是有点儿发言权的。就算这个名誉侵权官司最终打不赢,但是只要能告上法庭,起码对李家是一个震慑,让他们不敢再这么肆无忌惮地造谣。

“哦,可能你说得对吧。”傅佳玮说,“不过打这种官司就免了。”

“为什么?”林燕不敢相信傅佳玮的态度竟如此消极。她刚才不是还提到她家的声誉吗?

“跟这种无赖打民事官司,完全不值得。”傅佳玮解释说,“他现在说我是个婊子,然后我跟他打官司,就算最后打赢了,最好的结果无非就是,他公开声明我不是个婊子。你觉得这有意思吗?”

林燕忍不住乐了。这时傅佳玮又说:“你不知道,我和这母子两人可以说是有深仇大恨。打名誉官司太便宜他们了,我要看到他们都进监狱!他们犯的都是刑事罪。”

傅佳玮告诉林燕,李旺土家根本不止买卖人口这么简单,旺土妈本人就是个人贩子。当初在浒头汽车站,共有三女一男合力绑架了傅佳玮,其中一个就是旺土妈!

“这老太婆的的右边眉骨上有一道疤。在汽车站时她就特别凶狠,力气很大。我没想到的是,后来居然又会跟她一起生活那么长时间。”

林燕顿时感到周身一股寒意。她是见过旺土妈的,她也记得旺土妈的眉骨上那道疤痕。

林燕这时忽然醒悟:傅佳玮一定把这个情况和警察说过。警察肯定调查过李家,并非因为他家是买主,而是因为他们直接参与了拐卖。同样是买主,杨武军就完全没事。李旺土母子现在想逃避刑事责任,所以才会借助争夺孩子抚养权的官司,极力把水搅浑。
* * * * * *

11.3 舅舅驾临新垲
虽然林燕平时非常小心,避免说到她舅舅,可越想回避越是躲不掉。这不,舅舅亲自来到新垲视察工作来了。林燕做为北斗报社驻新垲通讯处的主任,责无旁贷,必须前去采访。

张保疆这次下来,是来参加新垲市一家大型综合医院的落成典礼的。新医院名叫“宝莲医院”,由政府和民间慈善组织共同出资兴建。这个项目的建成殊为不易,从破土动工到现在落成,耗费了整整十五年光阴,期间波折不断,不但资金经常难以到位,而且出过四次重大施工事故,处理过三位项目主要负责人,逮捕过两个包工头,查处过若干名无证上岗的临时工,并且见证了五任市领导班子的换届。如今医院终于建成,其急诊部已先行投入使用,实在是新垲的一件大事。

这宝莲医院也引起了省里的重视,以至于代理省长张保疆都亲自下来出席剪彩仪式。举行仪式那天,各路大腕云集,林燕在现场看到除了她舅舅之外,还有省市各级官员十几人,以及企业家和民间慈善机构的代表七八个人。张保疆虽然年近六十,身形却保持得很好,秃顶也不算严重,在一群干部中间有股鹤立鸡群的派头。

不过林燕惊讶地发现,在这天到场的这些人里,中心人物的并不是她舅舅,而是一个女人--被成为“杨会长”的杨红姑女士。她是因为筹款有功而成为这次典礼的嘉宾。这是林燕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杨红姑。她是一位很有风度的中年美妇,发髻高挽,穿了一身改良的民族装,披了一件耀眼的杏黄色披肩,举手投足间有一种隐藏的气势。也许是因为反差强烈的缘故,在一群穿着深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当中,杨红姑很自然地成为观众注视的焦点,那些官员和企业家们都成了她的视觉陪衬。但杨会长显然颇知分寸,剪彩仪式一过马上退到了不显眼的角落,把舞台让给了领导们。

仪式结束后,一位秘书模样的人忽然跑到林燕身边,说首长叫她过去。林燕跟着秘书到了舅舅跟前,也跟别人一样,恭恭敬敬叫了声“首长好。”

张保疆本来正面无表情地听市卫生局长说话,听林燕叫他,忍不住笑说:“这丫头,上次在人家村子里胡闹,现在老实啦?”

林燕没想到舅舅会当众提到“大闹小牯村”的尴尬事,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又听舅舅问:“燕子,今晚有没有空啊?跟我一起吃顿便饭,就在你们那个招待所。”转头又对市长说:“老秦啊,今晚你们就别忙了,晚饭呢就在招待所里吃,让我这个外甥女陪着就行了。”说着把手坚定地一挥。

那天的晚饭果然吃得简单。招待所的餐厅里是有小包间的,晚上张保疆就在其中一间里叫了几样家常菜。一起吃饭的除了林燕之外,就只有随行秘书和新垲市的一位女副市长。席间张保疆又向林燕问起了小牯村的事情,详细询问了林燕对整个村子的观感。林燕只好把那天的经过又讲了一遍,不过与在公安局受审时不同,她这次趁机向舅舅汇报了小牯村修路难的问题,说通往村子的盘山公路多年来一直修不好。张保疆很认真地听着,让秘书回去后叫交通厅查查这事儿。

舅舅当晚没有留宿,吃完饭就赶回省城了。林燕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仔细回味着舅舅今天的举动。本来平时她很反对那些无聊之人对大人物的一言一行进行过度解读,可今天自己也不能免俗。按道理说,林燕在小牯村抢走了娇娇,这件事是要让她舅舅减分的,他本应尽量回避此事才对。可是今天舅舅当着市政府那么多官员的面,居然主动提到此事,还没批评她,反而让她陪着吃晚饭,分明摆出了一副回护的姿态,这究竟是要传达什么信息呢?

林燕想了半天,实在琢磨不出什么名堂,高层的勾心斗角毕竟离她太远。但是林燕想到了一点:如果舅舅也开始关注小牯村事件,这对傅家肯定不是坏事。
* * * * * *

11.4 吴数要林燕去找找警察
与傅佳玮聊过之后,林燕忽然觉得她应该联络一下警方,打探打探消息。不但她动了这个心思,师兄吴数也有这个意思。这天林燕正在办公室里干活,吴数忽然敲门进来了。

要说现在的杂志社里,就数吴师兄最轻松了,因为这是他在这里最后两周上班。他终于如愿以偿跳槽成功,进了省城的大财经杂志《21世纪金融家》。该杂志是全国财经刊物中的后起之秀,有一定的影响力,它的大老板是财大气粗的双易资本集团,因此吴数这次跳槽比进北斗总社还要让人羡慕。

但这天吴数的脸色相当凝重。林燕问:“师兄怎么了,还有什么不开心呀?”

吴数叹了口气说:“我还好,主要是为了小傅的事情。小林,网上那个什么小衙内的贴子,你肯定看到了吧。”

林燕明白了。吴数关心傅家是肯定的。不单因为他也是N大校友,也卷入了小牯村抢孩子事件,而且,他能进那份财经杂志,走的是傅家的关系--莫玲玲的弟弟是那份杂志的副主编。

吴数说:“师妹,咱们得想想办法。其实这主要是看你,你能走通这个门路,我没这本事呀。”

林燕问:“我能有什么门路?别打我舅舅的主意,我可不敢。”

“山高皇帝远,求人也求不到省长大人呀。我觉得现在最需要的是找警察,警察里面有朋友就好办。你跟市局刑警队还说得上话,我可不行。”

吴数言之有理。公安局的网监部门肯定能查到小衙内的底细,不管他是李旺土还是别的什么人。只要警方出手干预一下,网络上的谣言一定会很快烟消云散。

作者:阳光在多城海天文学 发贴,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相关主题
[原创]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8)小结局 海天文学 2014-9-16 周二, 22:20
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7)对旺土妈等人的采访 海天文学 2014-8-21 周四, 00:44
[原创]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6)浒头汽车站 海天文学 2014-7-29 周二, 23:59
[原创]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5)三圣母庙 海天文学 2014-7-16 周三, 23:32
[原创]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4)傅佳玮自述 海天文学 2014-7-02 周三, 00:38
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3)骚乱 海天文学 2014-6-20 周五, 20:18
[原创]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12)林燕的努力 海天文学 2014-5-21 周三, 04:59
二〇三八·燕行江湖·莫归 (10) 夺女大战 海天文学 2014-3-26 周三, 08:52

返回顶端
阅读会员资料 阳光在多城离线  发送站内短信 发送电子邮件
回复主题   printer-friendly view    海归论坛首页 -> 海归茶馆 -> 海天文学           焦点讨论 | 精华区 | 嘉宾沙龙 | 白领丽人沙龙 所有的时间均为 北京时间


 
论坛转跳:   
不能在本论坛发表新主题, 不能回复主题, 不能编辑自己的文章, 不能删除自己的文章, 不能发表投票, 您 不可以 发表活动帖子在本论坛, 不能添加附件不能下载文件, 
   热门标签 更多...
   论坛精华荟萃 更多...
   博客热门文章 更多...


海归网二次开发,based on phpbb
Copyright © 2005-2020 Haigui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