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9th, 2007十万个为什么


我对温彻斯特怪屋(Winchester Mystery House)不感兴趣,但对温彻斯特老太太感兴趣。 " ...

1239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22nd, 2007【老歌回放】:约定

1.

阿小帅是我哥们儿,阿小美是我堂妹。他们最近生儿子了,这在一向反对生育的他们是件大事。 今天我去看了他们的大胖儿子,这小子好玩儿!一拍他,脸上的嫩肉儿就开始颤悠,跟果冻似的。我儿子不同意我的比喻,非说他看上去更像一块大蛋糕。果冻也好,蛋糕也好,总之这么虎头虎脑一家伙,真不像是从我那纤细的表妹肚子里掏出来的。看来薄皮儿大馅儿,还真是我们家姑娘生育的特色,不服不行。
...

1085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无名按]:这是新东方元老阿小平在本月上旬一次留学讲座上的讲话,据说反响相当之强烈。看到它,我想起几天前的热点议题:是否应该回国,以及回国对孩子的影响,觉得怪有意思的。

这几天正在重新学习《围城》,顿觉又得全新体会。 国内的孩子应该不应该出来?国外的孩子应该不应该回去?究竟有没有一条路,你走了它,就一定不会后悔?

出国之前,我任某报教育版编辑,曾经接触过一些少年留洋的孩子,父母那心啊,为了要不要送小小年纪的孩子出去而揪着。原以为拿定了主意便可踏实,没有想到,孩子走出国门那一刻,揪心的牵挂" ...

1304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19th, 2007相约星期二

在北极一带有个部落,那里的人们相信,地球上的一切都有灵魂,而且这些灵魂的相貌,正是它们所寄居的个体的缩小版本。比如一个人的灵魂,就是迷你版的一个小人,在人存活的年岁,住在那人的身体里边;同样的,在猪的身体里,有一只小小的猪样灵魂。。。当灵魂的载体死去,灵魂继续地活下去。它或者跳到附近刚刚出生的身体当中,或者暂时到天上去小住,等待月亮把它们送回地球。 据说,有的时候,月亮忙到谁都找不到她,那些" ...

1152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 ...

1146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18th, 2007小游戏:Bloxorz

" ...

1169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13th, 2007

老板戴着红帽子挨个儿给大家发红包,管家婆兴高采烈地安排周末在旧金山的圣诞爬梯。日子飞得好快,一眨眼,在公司又混过了一年。 我的朋友都很羡慕我的工作――在我们公司混日子容易,只要不太过分,就不会被炒鱿鱼,所以基本感觉不到什么生存压力。 我要是老板,我就不这样管理我的公司。我要是老板,我就学习任正非。可惜我的老板没听说过任正非,他也不知道我们工作轻松,因为大家在他面前总是装得满脸愁容。 " ...

1126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11th, 2007冬夜取暖碎碎念


最近天气贼冷。看着阳光挺明媚,寒气却可以穿透御寒的冬衣。 我和大侠的睡房较大,暖气出口却不多,平均气温总比其它房间低好几度。只好在晚上为自己加一台电暖气,就是这样,钻进被窝那一瞬间,还是不免冻得团成只大虾米。 小时候没有羽绒丝绒太空棉之类高级被褥,只得普通棉被一两条。大花的被罩上,可以看见妈妈缝出的针脚。那会儿窗外寒风之凛冽,可不是湾区的暖冬能够一较高下的。但是房子小,火炉便显" ...

973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断断续续地,终于读完了林语堂次女林太乙所著《林语堂传》。 近来又是年底少不了的忙碌。公司诸多事务需要了结,家里也得为大人小孩的各色party和礼物筹划准备。不过每天晚上,总能偷出空来读几段书,比起可以随时倒在沙发上不管白天黑夜的阅读,不可不说是另一样奢侈。一天的劳作全都歇了,一书在握,灯光之外的黑夜,它负责收走凡世的嘈杂。白天里所想的圣诞之岁岁年年,到了书中,转变成多少读者在同" ...

118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 ...

117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4th, 2007花街深处係我家

去广东之前,我过年吃饺子、放炮仗、收压岁钱、换新衣裳、逛庙会,看老舍《北京的春节》,觉着自己知道春节的喜庆都是些什么。到了广东,才发现,还有件事情,在当地,也是过年非做不可的。那就是逛花市,买鲜花。 广东人说,“年廿九行花街,行过花街才过年”。当花市开了,全家老小集体出动,花香与姹紫嫣红在人群中挤作一团。在花街上,没有手是闲着的,要么大人拖紧小孩,要么捧牢花团锦簇。必须得要如此,这年" ...

113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December 3rd, 2007

1. 冯敬尧黑手摆平连山纱厂之后,写了一幅字:“无求”。祥叔曰:“人到无求品自高啊。”冯敬尧冯老板听罢,仰天而笑:“无求?这人,是有了才能无求。没有的话,哪能无求?”接着,他拿起连山纱厂的地契,不无轻蔑道:“无求。” 李雪健就是李雪健,举手投足都是戏。短短几句道白,把冯敬尧演绝了,祥叔成了一只学舌的鹦鹉。 通过近几个月来所看的电视连续剧们,我发现自己有个问题:总是发自" ...

1216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2004-3008 Powered by 海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