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香消玉碎   爷爷这紧张夹带着恐惧的一喊,惊动了村人,邻居匆忙跑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妈妈对聚拢来邻居一边呻吟一边喊,声音因痛苦而变调:
  “去呀,去呀,去叫我爸爸来呀”
  邻居看了看四周,回答:“你爸不是在这吗?”
  “不是呀,不是这" ...

77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center>第三章   第一节   寻遗书</center>   贝钢铁收到电报已是第二天下午三时。电报从丁夏老家发出,当晚就到了杭州浙大,但那时贝钢铁正领着飞虎队去抄一敌对派几个重要人物的家。折腾了一整夜,第二天早晨在回返途中被一棍棒队拦截,发生了激烈的械斗。棍棒队受过训练,个个武功不凡,与飞虎队不相上下。在令人毛骨耸然的撕" ...

87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四节  弱女子
一个漂亮的女人在外工作总是有许多的不便。俗话说“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掂记”, 防贼可以防得了一时,但防不了一世。一个叫方有庆的已婚教导主任,也就是以前追过贝仙霞的人,处处关心讨好维护她,博得贝仙霞的好感。半年后,见时机已成熟,在一天刻意按排的假期值班里,用酒灌醉了贝仙霞,露出了隐藏已久的狰狞面目,在学校里玷污了她。
" ...

813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五节 喝毒药 农历九月的秋天细雨连绵,1967年的九月更是阴湿寒冷。在一切行李收拾妥当,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的那天傍晚,无缘无故下起一阵暴雨,过一会又突然停了,门前屋后胡洞走道到处留下水坑与泥泞。 丁夏的姐姐丁鹰左手端碗刀切面,右手握双筷子站在门前一石板上吃晚饭,吃得津津有味时,脚下一滑,身重重摔倒,只听“扑”得一声,碗落地开花,面条撒了一地。站在附近的贝仙霞看到后无名火升腾,气也不打一处来" ...

830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三节   新家庭   丁根茂比贝仙霞大4岁,读初小时他们在同一学校,原来就相互有些认识。贝仙霞远近闻名,自然丁根茂认识贝仙霞多些。
  正值当年的贝仙霞如同是一朵初放的鲜花,香馨迷人,灿烂可爱的笑容照亮了一方,她衣着时髦气质独特,还有高等学校教育背景,这在当时的农村如同是下凡的天仙,一些颇有家境与地位的人托人试探提亲,大" ...

78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二节   丁氏人家

就从丁夏的曾曾祖父讲起吧,丁夏的曾曾祖父曾在清朝做过县太爷。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虽是七品芝麻官,但富甲一方,据说当时银子多得当瓦片扔水漂玩。在家乡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住宅,象个小型的皇宫,可惜在清朝末年被太平天国军一把火烧了。一个还算干净的知府,三年就能搞到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如一" ...

815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二章
  第一节      贝氏人家
  中国农村,一般是同一姓氏集居在一起,这同一姓氏可以是一个或连绵的几十个村庄,这地名也叫什么宅或庄,如丁宅、张家庄等。
  也许在远古时代,一、二户人家居住在一起,之后开枝散叶,也就成了现在的一个村一个庄或一个" ...

736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五节   过江

浦阳江岸被青草覆盖,碧绿浓密的青草顺岸堤伸展下去,一直伸入哗哗流淌的清冽的江水里。经一路的颠波,再在岸堤上被凉风一吹,丁夏觉得头更晕也更恶心了,鼓了会勇气,怯怯地对姑夫说:
“姑夫,我难受要吐”
姑夫放丁夏下来,这次没有责备他。丁夏蹲在堤岸边,疑视着刚吐出的秽物,恍惚中又回到了" ...

80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四节   思亲泪
  在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划过的同时,姑夫背着丁夏来到浦阳江边,过了这条江就是丁夏的老家了。
  浦阳江虽称为江,并不宽,秋天里,水不急也不深,有的地方只十几米宽一腿来高。姑夫穿出水稻田登上堤岸,可隐约望见对面既熟悉又陌生的家乡村庄了。丁夏心里不觉掠起一丝回家的幸福感觉,这种幸福的感觉是" ...

781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三节          爷爷的伤心
  由于小姑夫家离得近,在农闲时,爷爷有时会来看他的孙子丁夏,也顺便挑点米,并把每年的生活费带来。
  除去衣服与看病的钱不算,丁夏每年吃住与受照顾的费用是一百五十元,这些钱,在当时的农村,可以过非" ...

748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第二节 姐与弟 如同两年前被爷爷送来姑夫家一样,那样的突然又由不得自己作主,今天,从云南回浙江老家不几天的父亲,突然捎来口信,要姑夫送丁夏回家,结束寄托生活。 对丁夏来说,离开两年的故乡,己变得如此陌生,全然不记得当时深秋,自己是如何声斯力竭地哭嚷着不愿随爷爷离家来十公里外的姑夫家生活,当爷爷要从姑夫家回去时,又是如何死死抱住爷爷的腿不放,爷爷走远消失不见许久了,还对着村角拐弯处张望。后来听" ...

818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消失的村庄 第一章 第一节 回家 丁夏背在姑夫的肩上,离开了生活了两年的村庄。 时己至中秋,飘了几天的牛毛细雨刚停,成熟了的晚稻在雨洗后闪着纯净的金灿灿的光,远处天空阴霾,浓厚的云层沉沉地压在烟雨迷朦的大地。 姑夫背着轻瘦的丁夏穿梭在田间小道,庄稼汉五趾分叉的双脚平平稳稳地踏在高高低低的泥泞路,青筋毕暴的瘦而结实的双腿在田塍豆叶与稻叶间掠过,希希索索响声中,碰落挂在叶尖上晶莹的水珠,打湿了双腿" ...

78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2004-3008 Powered by 海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