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388394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2)   Comments

由于这集比较特殊,为了避免有人自动入座,先依惯例声明:本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系巧合。而且用第三人称。

他的经历跟海归网的大多数白领乃至金领们应该很不一样。不一样的主要地方之一就是他体验的公司文化很不professional, 这个我在上次提过了。说那家公司不professional, 到什么程度呢?

先往小里说。比如说,他上班都穿拖鞋,不管春夏秋冬。乃至于有时他穿其西装来时,公司里面的人都会笑。老板Thomas 是个苏格兰人,早年移民米国,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干过海军。他上班很多时候竟光着膀子。因为一楼是office,二到八楼都是仓库。仓库只有暖气(其实就是吊在天花板一个猛烈地喷火的大火炉),没有空调。夏天上面很热,就光了膀子了。下来办公室也不穿上。他刚进公司那年的美国国庆节,公司在天台上开Party,他也参加了。天台上阳光明媚,非常热闹。公司的蓝领主要就是仓库工、维修工和司机,工人们很多是西裔和黑人,能歌善舞。他登上天台,举目四望,发现这里真是块风水宝地。这是South Bronx 的最南端。下面便是Eastern River,与Harlem隔江相望。 再下去便是森林般的曼哈顿。河流中间好象有个岛,上面有个监狱。公司的大楼旁边,紧挨着278 号高速公路和六号地铁,下方是通往芝加哥的铁路。在这阳光明媚的地方,你还真很难想像这是“the most dangerous place in the world”(一次凶杀案后警察找我们调查时说的)。

老芦说那故事发生在皇后区,其实大错。皇后区是各族居民区,基本上都是良民,没有那么恐怖。纽约最恐怖的地方,除了这South Bronx之外,就是Harlem 和Brooklyn. 他作为老New Yorker, 在纽约所有的几个Borough 都住过:皇后,曼哈顿,布朗士、布鲁克林。我觉得Brooklyn 也就罢了,不过就是因为那里绝大多数是黑人兄弟,比较贫下中农,经常会发生持枪借钱的事情。那令人谈虎色变的哈林区,据说如果告訴人家你曾經独闯哈林区(Harlem),通常不出以下三種反应:A)觉得你天不怕地不怕,好Man;B)认为你疯了;C)怀疑疑眼前的不是“人”。其实后来他干个体户时,也经常单独到哈林送货,觉得也就罢了。也许是他在Bronx 呆过的原因吧。他头一次到Bronx 的时候,可谓“误闯白虎堂”。那时候他刚刚第一个硕士学位毕业,驾车从俄亥俄过来,到达纽约的时候是黄昏。纽约开车那个恐怖,使得他这个从俄亥俄来的牛仔神经几乎崩断。他犹犹豫豫地边走边问,耳边经常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和叫骂声。街上横行的满是被撞得呲牙咧嘴的破车,整个一横冲直撞。他有不止一个朋友ticket 拿了几千块钱,毫不在乎。纽约的道路标示极其混乱,他一头扎进去后,便完全迷失了方向。像没头苍蝇一样来回乱窜,在又花冤枉钱过了一个收费大桥之后(记得可能是White Stone Bridge),他下到一个地方,整个一乌烟瘴气,房子都像被火烧过似的,满目疮痍,惨不忍睹。这种地狱,大概只有在恶梦中才会出现过。后来才知道那就是Bronx. 真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Brooklyn、Jackson Height 那种地方,晚上顶多就是经常警车救火车救护车鬼叫一样,吵得人不胜其烦。公司大楼所在的地方,晚上是一片死寂。偶尔能听到巨大的枪响。

那次Party 他喝了不少酒。老板整个喝的酩酊大醉,天台上没有茅房,他下楼发泄,竟就在仓库里哗啦起来。他跟老板说,因为马上要回国,所以想把家里东西先搁公司的仓库里。老板说,我们这里有几个卧室,但都没有人住,你就搬过来住就是了,也顺便帮着看看仓库。他想也行,省得折腾了。于是老板就马上吩咐一个工人开着truck 去搬东西。不过那个地方晚上是挺阴森的。整个大楼黑洞洞的没人,附近也没有人。没有胆子,绝对不敢在那里面住。不过对他就无所谓啦。别说住在厚厚的墙壁铁门后面,那个地区就没有中国人出没,只有他这个黄皮肤黑眼睛,从晚上六点钟到凌晨六点钟都经常坐地铁外出回来,或者出去超市买东西什么的。黑人兄弟对他这个中国人还挺友善。他在Newark (另外一个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城市)、Brooklyn 和Manhattan 都跟黑人兄弟练过,有时因为寡不敌众,对方手里还有家伙,还会挂点彩,但唯独在这个最危险的地方没有遭遇过任何麻烦。也许跟社区里的人都熟了,大家都把这个胆大包天的Chinese 当自己弟兄了。他也应弟兄们的要求,在大街上给大家比划过一套“小洪拳”和“蔡家短棍”,把那帮黑哥哥镇得咧开大嘴直说“Oh, Man!”然后缠着要收徒。其实他那武功都是蒙人的。他小时候在乡下跟三伯练武,三伯解放前是国民党宪兵,武功非常了得。乡里宗族械斗的时候,七八个人是近不了他身的。在北大武协的时候,他在八卦掌大队。师傅是八卦掌第N代掌门,但八卦掌练腿功实在是辛苦,而且boring. 他们只满足于学点花架子,哪有多少真功夫。但也有学生很认真练的(这种机会在民间其实很少)。他见过功底深的学生跟师傅对练,非常精彩。

卧室还行,就是窗是用木板封死的。后来他因为煤气漏气中毒,差点死掉,于是就拿电钻在那木板上钻了许多窟窿以通风。一个晚上他听到窗外一声轰然地一声的巨响,把他从睡梦中惊醒。第二天才知道,墙外发生了一次行刑式凶杀案。尸体已经抬走,但墙壁上沾满了斑斑血肉。

(待续)

海归前夕(四):豺狼的日子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3)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2)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1)

【我的海归故事】 新春Party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