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105539

归程前后(一)   Comments

我原定的归程是九号。

但是加拿大 Prederiton 的机器买的不太顺。先是去的路上,因为从纽约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飞机要飞十二三小时(中间要作波斯顿转机),回程还不能改。但是我业务的性质要求回程高度的机动性(因为如果检验设备后,如果不能接受,马上就打道回府了;如果决定买,就得安排拆卸、装箱、货柜、运输等事情,而这可至少得好几天才能完工)。于是我干脆开车去。虽然久未开车了(因为住在纽约),但赶路心切,想尽量减少晚上开车的时间,于是一路飞车,结果在New Hampshire 被警察叔叔抓住,因为超速近30 miles(93 miles)赐罚单二百一十六美刀。当时就恨恨地想,如果咱的娘子军连在,哪能看着自己的党代表这样受人欺负,保证群起而攻之,抓得警察叔叔满脸开花,狼狈逃窜。

进加拿大后,天色已经全都黑了,天又下起了雨。我在一片漆黑和寂寞中,在沉寂的山林中赶路。除了车灯前面,四周一片黑暗寂静,千里无人烟,“路僻何曾人客到,山深时听杀人声”。想起96年夏天也是驱车千里到Montral 买设备,那时候刚跟雁儿分手,万念俱灰,路上也是这般寂寞,明月高悬,一灯如豆,似在梦中,只有自己的卡车在高速公路的沙沙声。七年过去了,一冬一夏,情景心境竟是这般地相似。

买设备的时候感觉就不太好。只是开了十几小时车, 更重要的是马上要回国,回国后业务就得搁置一段时间(因为需要亲自现场验机)。那么资金在这段时间内放在银行,白白丧失了增值的机会。于是权衡之下就还是咬牙决定买了――虽然感觉对方信用有些问题,机器也不是太满意,所以不是太值。可是人们通常很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他们会因为赚的少了就干脆不赚。如果这意味着机会成本,你的钱和时间做了这件事就不能做别的事情了,那当然有个权衡取舍问题。可是现在的形势很明朗――我要么少赚,要么净赔――我为此应该付出的大部分已经付出了(旅行成本),而资金则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那么如果不买,这些就都白白付出了。所以决策就不难作出:买。

问题接踵而至。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有任何重型设备available 以移动和装载集装箱,需要从几百英里以外不同的城市去租用,拆卸和装载的专业人员也是要从其它城市去调集(专业的工程队需要License并且有上百万美元的保险)。而这些都不是随时available的,我却不能在那里守株待兔,长期等待。只好托付给他们,自己先回。结果是设备人员千里迢迢地召集了,集装箱却没有如约而来。据说是trucking company 打电话给工厂,接电话的人说让等回话,结果却一直没回,然后卡车公司就自作主张地取消了,却没有通知我们和装货的工程队。同时,船公司却通知了工程队星期五上午十点集装箱准时到达。这可把我气的七窍生烟。因为这意味着所有租来的重型设备还得千里迢迢地拖回去,然后再另外再找时间再千里迢迢的拖回来,还包括人员从不同城市的集中。仅此一项,我就损失2000多美元。然后机票那边也是措手不及。取消原来订位,重新订位。不但价格每天长100多美元,而且很难订到座位了。再不走,就只能等到明年一月10号以后了。但是现在只有一张10号的票,只比原来晚一天。这一天可以给我争取到走之前作最后的安排,并且可能为另外一个客户所要的机器作检验――那台设备据说刚好在纽约附近,不必再坐飞机去。但是客户还在广东佛山,需要亲自到美国验机。而签证和机票肯定无法一天内就办妥。看来只好回去再说。但一旦回去,客户签证下来了,我就很难陪他们去美国,因为机票已经买不到了。于是放在10号的票也只好走,买好的设备则扔在加拿大,听天由命。

措手不及。根本来不及作任何准备。老娘要买的药也没有时间去买,更谈不上给任何人买礼物,连有个朋友事先说好给她带的东西都来不及拿了。我只匆匆收拾了行李,就上路了。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