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105415

我的海归故事(1) 海归前夕   Comments

很抱歉这几天实在太忙了,胡思乱想妹妹也是临时有事,让我帮照看一下导读,结果我也没功夫弄,到今天才清理了一下。看来还得多找两个斑竹帮忙。

昨天答应了网友说我的“大总统广州蒙难记”,但这应该是老狼的海归故事里面的一个插曲,所以就先把这个序曲给补上。以后的故事,都极其零碎。因为实在是没有时间把他们给连接起来。

我毕业那会,正是美国经济最不景气的时候,我们计算机系的好多同学找不到工作,只能去台湾人开的电脑公司去组装电脑和卖电脑。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当时我们学校的一位台湾的中国同学会的会长(本少当时是大陆的中国学生会的会长),因为毕业后的“创业”,开了家卖PC的店,后来越做越大,好像成了独霸一方的PC连锁店的巨头。我的一位难友(考试时一起复习通宵K书乃至“互通有无”的),也从装电脑开始,到后来被公司派往大陆成立电脑工厂任总经理,此乃后话。

我没有毕业时倒是有过一次工作机会,那是美国中部一个制造业的公司在国内的一个合资工厂,其总经理不想干了,要找人代替。那个公司的总裁跟我们那个学校的副校长跟那个公司的总裁比较熟,就请他推荐个中国学生。然后他就推荐了我。我为此专程飞去interview了整整一天。后来因为64,美国公司从中国撤出,此事就黄了。相反我毕业时只是稍微试了一下就没有继续找工作了。因为我那时的兴趣是 system simulation, 这玩意儿是屠龙之技,当时几乎没有什么 job market。倒是我偶然在NYU的Cereer and Placement Office 里面看到的一个机会,说是Citibank 的headquater 有一个Credit evaluation 的opening, 需要有计算机硕士的学位,有较好的统计学基础,有行为科学的background… 觉得很适合我,就去申请了。结果很快安排了interview。他们要求的条件从教育背景、工作经验、语言、操作系统和数据库等,老狼都符合,我还带了几个自己用SAS和SPSS做的的从行为评估研究设计、抽象概念的测量、数据收集、程序编写和统计分析的完整的Projects, 侃的天花乱坠,头儿非常满意,送我出来的时候一再跟我promise说 compensation 将 "very generaous"。 我也觉得这种跨学科的职位很难找到合适的人,所以这个位置非我莫属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年Citibank遭遇了巨额亏损,那个group后来被砍掉了,原来的人都得走路,所以我也就没戏。然后一个国内的总经理托我给他找一些货。而这种事情刚好我在读数的时候就老帮游先生干(就是那个《曼哈顿的中国女人》里面的那个华龙公司的游老板),所以对我来说是轻车熟路,而我找到的那家公司的老板想要开拓中国市场,于是我就给他干了。那是一家很不professional的小公司,虽然从本行业上来说算大的。我由此接触了许多米国的草根文化,而且从此便踏上了从商的不归路。

因为没有时间,只能以书信和日记代替。请各位原谅老狼偷懒则个。各位可以从中看出老狼当时的心境。另外一篇日记就是《新春Party》。

书信:毕业

XX:

我 已 于 5月 23日 毕 业 , 又 拿 了 一 张 纸 。 那 套 “ 武 松 装 ” (我 以 前 穿 着 打 过 太 极 拳 ), 校 方 以50大 洋 “ 毕 业 费 ” 赐 予 我 们 , 我 连 封 都 没 拆 。 毕 业 典 礼 那 天 , 我 也 懒 得 去 。 我 家 旁 边 那 所 “ 拉 狗 屎 ” (Rugers) 大 学 , 排 了 一 大 片 凳 子 。 毕 业 生 和 他 们 的 家 长 们 , 煞 有 介 事 地 在 大 太 阳 底 下 坐 着 , 油 直 冒 , 跟 真 的 一 样 。 他 们 毕 业 典 礼 结 束 后 , 我 又 一 次 地 从 那 儿 走 过 。 只 见 嗡 嗡 嗡 黑 压 压 的 一 团 (因 都 穿 着 武 松 装 ), 扛 着 Camcorder, 提 着Camera, 你 搂 我 抱 ,趾 高 气 扬 , 好 不 热 闹 。 我 衣 衫 褴 偻 地 提 着 个 破 书 包 , 低 眉 在 那 里 头 倘 徉 , 心 头 一 片 困 惑 和 茫 然 。 我 真 想 不 出 在 我 的 生 活 里 头 , 还 能 有 什 么 事 能 值 得 我 这 样 高 兴 和 庆 贺 的 ? 洞 房 花 烛 夜 ? (No)。 金 榜 题 名 时 ? (No)。 久 旱 遇 甘 雨 ? (老 天 爷 会 那 么 长 眼 吗 ? ) 他 乡 遇 故 知 ? (一 笑 )。 你 说 我 幽 默 。 你 跟 我 解 释 一 下 什 么 叫 幽 默 ? 我 告 诉 你 , 幽 默 就 是 装 傻 。 装 得 越 象 , 这 幽 就 越 他 妈 的 默 。

如 意 。

老 狼

日记:海归伊始

July 8, 由纽约到汉城飞机上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这几天搬家, shopping, 忙 得 一 塌 糊 涂 , 很 多 应 干 的 事 都 来 不 及 干 。 Thomas 叫 我 晚 一 些 走 , 以 便 他 将 钱 腾 出 来 。 但 我 已 将 时 间 一 再 推 迟 了 。 再 推 , 其 实 也 可 以 。 但 谁 知 要 拖 到 什 么 时 候 ? 坚 决 不 等 。 但 没 有 钱 , 干 什 么 都 被 动 。 这 一 趟 回 去 形 同 赌 博 , 可 没 钱 , 生 意 能 做 成 吗 ?

从 飞 机 上 看 大 纽 约 , 却 似 一 块 巴 掌 , 一 切 都 显 得 那 么 渺 小 。 人 世 间 的 一 切 挣 扎 奋 斗 , 喜 怒 哀 乐 , 在 天 上 看 起 来 都 那 样 的 微 不 足 道 。 浮 云 从 窗 边 掠 过 , 轻 得 跟 往 事 一 样 。 出 了 云 , 上 下 都 是 无 垠 的 青 天 (因 为 在 万 米 高 空 之 上 , 下 面 的 大 海 已 与 天 空 溶 为 一 体 了 ), 窗 外 是 巨 大 的 机 翼 。 看 起 来 超 音 速 的 波 音 747, 竟 象 在 蓝 天 中 凝 住 了 似 的 。 这 一 动 一 静 , 真 叫 人 无 限 低 徊 , 感 慨 万 分 。

书信:归海时

XX:

今 天 是 11 月 28 日 了。 您 一 月 份 就 入 学, 您 不 着 急 吗? 我 实 在 按 捺 不 住。 我 先 后 打 了 三 个 国 际 长 途, 一 个 请 西 安 的 朋 友 转, 一 个 你 爹 转, 一 个 你 自 己 接。 前 后 写 了 几 封 信, 我 都 记 不 清 楚 了。 你 都 会 上 说 要 马 上 给 我 寄 什 么 文 件, 可 又 过 去 这 多 久。 我 告 诉 你, 从 今 往 后 你 爱 拖 到 什 么 时 候 就 拖 到 什 么 时 候, 我 不 会 再 催 你。 又 不 是 我 自 己 的 事, 我 那 么 着 急 干 吗? 说 实 在 的, 呆 在 国 内, 悠 然 自 在, 也 没 有 什 么 不 好。 但 愿 你 终 于 想 通 了。

今 天 是 感 恩 节, Thanksgiving. 公 司 放 假, 空 荡 荡 的 大 楼 里 只 剩 下 我 一 人。 北 京 联 谊 会 有 火 鸡 大 餐, 本 想 去 凑 凑 热 闹, 但 以 前 去 过, 没 什 么 意 思, charge 又 太 狠, 火 鸡 又 不 好 吃。 不 去 也 罢。 可 今 天 又 是 我 生 日, 总 得 celebrate 一 番。 打 开 冰 箱 发 现 除 热 狗 (hotdog) 外 别 无 他 物。 但 我 无 法 去 shopping。 所 有 的 商 店 都 closed 了。 外 面 该 是 怎 样 喜 气 洋 洋 的 气 氛? 跑 去 跟 人 弄 了 瓶 Pepsi, 把 hotdog 热 热, 与 摇 头 摆 尾 的Spy ( 公 司 大 楼 里 现 在 唯 一 剩 下 与 我 作 伴 的 一 条 狗) 坐 下, 一 起 庆 贺 我 的 生 日, 并 探 讨“ 热 狗 非 狗” 的 命 题。 一 边 打 开 音 响, 默 默 地 听 我 已 听 了 无 数 遍 的 笛 子 曲 《 清 河 水》, 《 兰 花 花》, 箫 独 奏 《 清 明 上 河 图》,埙独奏《 阳 关 曲》, 和 二 胡 曲《 一 枝 花》。 以 前 每 当 这 种 时 候 我 会 孤 独 得 发 狂。 以 前 每 当 我 听 这 些 音 乐 会 涕 泪 交 流。 可 现 在, 现 在 我 心 底 却 象 一 泓 秋 水。 我 跟 你 说 过 《北 京 人 在 纽 约》 及 其 “轰 动”。 及 至 把 报 上 的 连 载 拿 来 看 了, 却 觉 得 它 远 远 谈 不 上 精 彩。

饭 后 打 开 TV 看 花 了 数 百 万 把 自 己 整 容 整 得 像 个 女 人 的 Micheal Jackson 新 推 出 的 大 作 Dangerous 及 Black and White。 看 他 一 边 尖 声 唱 一 边 不 住 地 摸 自 己 的 裤 裆。 又 看 超 级 篮 球 巨 星 Magic Johnson 如 何 在 睡 了 100 多 个 女 人 后 染 上 AIDS 的 特 大 新 闻。 CBS 的 女 主 播 Connie Chung ( 宗 毓 华), 在 她 的Face to Face 节 目 中 与 Johnson 侃 侃 而 谈。 又 看 了“Gone with the Wind” 的 写 作, 制 片, 及 选 角 介 绍。 想 那 一 个 又 一 个 美 貌 如 花 ,风 情 万 种 的 Scarlett 们 如 今 都 化 作 了 泥 土, 实 在 叫 人 兴 叹。 最 后 看 了 当 代 最 伟 大 的 影 片, 由 Fleming 导 演, Vivien Leigh 和 Clark Gable 主 演 的 《Gone with the Wind 》 全 片, 精 彩 绝 伦。 Captin Butler 与 《 莫 斯 科 不 相 信 眼 泪》 里 的 那 个 主 儿 可 谓 我 最 欣 赏 的 两 个 银 幕 上 的 男 人( 男 人 就 该 这 样!)。

Let’s conclude this letter with the words of Scarlett in the conclusion of the movie:

Tommorow, it’s another day!

老 狼

海归前夕(四):豺狼的日子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3)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2)

【我的海归故事】 海归前夕(1)

【我的海归故事】 新春Party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