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285790

【老狼的爱情故事之一】 -- 一个海龟与土鳖的萍水相逢   Comments

又到了要过年的时候了。多年前的这个时候,他与一个女孩相遇。他们 相 处 的 时 间 只 有 几 个 小 时 , 留 给 他 的 感 受 却 是 那 样 的 久 远 。

那 一 年 , 他 与 美 国 的 一 个 代 表 团 到 某 直 辖 市 , 参 加 合 资 企 业 的 董 事 会 , 中 方 举 行 了 盛 大 的 欢 迎 晚 会 , 并 从 各 单 位 找 了 一 大 堆 女 孩 子 来 陪 他 们 跳 舞 。 中 间 有 个 女 孩 子 , 听 说 是 某 音 乐 学 院 毕 业 的。 歌 唱 的 很 美 , 神 态 痴 迷 , 秋 波 流 转 , 却 放 荡 不 羁 , 给 他 流 下 深 刻 印 象 。

另 一 个 陪 他 跳 舞 的 女 孩 , 高 挑 美 丽 , 热 心 朋 友 们 想 撮 合 给 他 们 拉 扯 拉 扯 , 说 她 是 开 发 区 一 电 子 公 司 的 总 经 理 , 28 岁 , 女 孩 开 始 也 同 意 Date, 后 来 Dating那 天 她 没 来 , 托 人 捎 话 说 , 她 犹 豫 半 天 , 还 是 算 了 , 听 朋 友 说 , 原 来 她 已 订 婚 。

后 来 中 方 跟 老 美 发 生 激 烈 冲 突 , 他 虽 代 表 美 方 , 单 毕 竟 是 中 国 人 , 所 以 晚 饭 后 人 家 都 到 他 宾 馆 住 处 商 量。 这 帮 人 都 是 烟 鬼 , 心 情 又 沉 重 , 一 支 接 一 支 不 断 地 抽 , 一 直 聊 到 半 夜 三 四 点 钟。 当 时 又 是 严 冬 , 窗 户 关 得 紧 紧 的 , 空 气 根 本 就 不 流 通 , 整 个 房
间 烟 雾 腾 腾。 他 刚 刚 从 美 国 回 来 , 哪 里 受 得 了 这 个 , 当 晚 就 病 倒 了。 说 实 在 的 , 他 还 从 未 病 这 么 狠 过 , 整 夜 都 咳 嗽 , 象 是 把 肺 都 要 咳 出 来 了。 高 烧 不 退 , 彻 夜 无 眠 。 第 二 天 去 看 急 诊 , 说 是 流 感 , 死 了 几 个 人。 他 打 针 吃 药 , 回 宾 馆 歇 着 , 他 的 朋 友 便 找 那 天 唱 歌 德 那 女 孩 来 照 顾 他 。

他 的 朋 友 看 他 来 了 , 便 起 身 告 辞 , 让 他 静 养 。 朋 友 们 都 走 了 以 后 , 她 便 脱 掉 鞋 子 , 钻 进 他 被 窝 里。 这 个 时 候 敲 门 声 响 起 , 他 的 一 个 朋 友 忘 了 拿 手机, 回 来 拿。 她 起 来 , 慢 吞 吞 第 系 鞋 带 , 半 天 才 去 给 人 家 开 门。 朋 友 再 走 了 以 后 , 他 说 :

“ 你 别 脱 鞋 了。 不 然 一 会 儿 人 家 来 ,你 半 天 开 不 了 门 , 人 家 以 为 我 们 干 什 么 呢 ! ”

宾 馆 的 房 间 是 两 张 床 , 他 让 她 躺 那 边 那 张 床 上 去 。 她 身 上 穿 了 件 毛 衣 , 没 盖 被 子 , 曲 线 浮 凸。 即 令 他 在 病 中 , 也 令 他 春 心 荡 漾 。

“ 你 出 来 这 么 瞎 闯 荡 , 你 爹 妈 不 操 心 你 吗 ? ” 他 关 心 地 问。 那 意 思 很 明 白 , 她 毕 竟 只 有 22 岁 。

“ 唉 , 女 儿 大 了 , 爹 妈 也 管 不 住 。 ”

“ 你 这 样 很 容 易 吃 亏 的 。 ” 他 诚 挚 地 劝 她 。

“ 就 那 么 回 事 了 , 男 女 之 间。 我 算 把 男 人 看 透 了 , 男 人 没 一 个 好 东 西 。 所 以 , 我 也 不 想 结 婚 , 永 远 也 不 想。 结 婚 有 什 么 意 思 ? 明 知 道 对 方 靠 不 住 , 却 找 个 人 来 绑 住 自 己 , 我 们 身 上 等 绳 索 难 道 还不 够多 吗 ? 烦 人 的 事 也 够 多 的 了 , 生 活 并 不 容 易 。 而 你 最 终 还 是 得 靠 自 己。 那 个 人 , 很 多 的 时 候 只 会 给 你 带 来 烦 愁 和 伤 害 。 你 付 出 的 , 永 远 比 你 能 得 到 的 少。 所 以 我 根 本 不 指 望 从 男 人 那 里 能 得 到 什 么 东 西。 游 戏 人 生 呗。 想 那 么 多 干 嘛 , 只 要 我 现 在 高 兴 就 成。 重 要 的 是 不 亏 欠 人 家 , 自 己 也 活 得 舒 坦 。 我 也 不 想 出 国 , 人 呢 只 要 过 上 自 己 能 过 上 踏 实 的 日 子 就 行 , 没 必 要 贪 的 太 多。 我 现 在 在 XX 单 位 , (一 个 挺 有 名 的 国 营 文 化 部 门 ) 上 班 , 单 位 里 工 作 很 忙 , 过 的 也 很 充 实 。 其 他 的 事 , 你 也 管 不 了 那 么 多。 我 心 里 的 感 受 , 只 有 我 自 己 知 道 。”

“ 你 谈 过 恋 爱 吗 ? ” 他 问 。

“ 我 们 不 说 这 个 好 吗 ? ” 她 眼 里 略 带 幽 怨 地 说 , 心 中 似 有 无 限 事 。

他 掀 被 起 身 , 走 到 她 床 前 , 轻 轻 地 伏 在 她 身 上 , 默 默 地 看 着 她 , 好 久 不 说 一 句 话 , 她 则 轻 抚 他 的 头 发 , 也 不 说 话 。 房 间 里 安 静 极 了。 他 搂 紧 了 她 , 只 感 受 到 紧 挨 着 的 两 颗 心 在 怦 怦 地 跳 。

也 不 知 过 了 多 久 , 天 色 慢 慢 地 暗 了 下 来。 她 起 身 穿 衣 服 , 下 楼 给 他 买 饭 。 他 给 她 买 饭 的 钱 , 但 她 死 活 不 要 , 把 钱 扔 到 桌 上。 他 真 的 觉 得 很 不 安 , 虽 然 钱 不 多 , 他 知 道 她 的 那 点 工 资 很 可 怜。 但 她 死 活 不 收 , 他 也 没 办 法 , 饭 后 她 伺 候 他 吃 药 。 他 咳 嗽 的 时 候 , 给 他 捶 背 , 然 后 他 们 就 躺 在 一 起 说 话 。 说 的 口 干 了 , 她 就 端 起 他 下 药 的 杯 子 , 咕 嘟 咕 嘟 地 喝。 他 阻 止 她 说 , 他 是 流 行 性 感 冒 , 这 样 会 传 染 给 他。 但 她 根 本 不 管 , 她 说 她 不 怕 。

终 于 她 说 她 得 回 去 了 , 太 晚 了 回 家 爸 爸 妈 妈 要 担 心。 这 个 城 市 又 大 , 离 家 还 有 两 小 时 的 路。 他 要 给 她 钱 让 她 坐 出 租 车 回 去 , 她 说 不 用 , 她 骑 自 行 车 , 然 后 她 就 走 了。 后 来 她 又 找 了 点 excuse 回 来 了 两 趟 , 估 计 是 想 跟 他 好 好 地 温 存 一 番 。 但 看 他 都 没 有 说 什 么 , 也 就 只 好 怏 怏 地 走 了 。

第 二 天 是 除 夕 , 他 得 赶 回 家 过 年。 机 票 早 就 订 好 了 , 临 走 前 他 打 了 个 电 话 给 她 道 别 , 感 谢 她 昨 日 对 他 的 照 顾。 她 说 她 今 天 还 得 上 班 , 而 且 非 常 忙 , 就 不 能 来 送 他 了。 她 祝 他 一 路 平 安 。

放 下 电 话 , 他 继 续 收 拾 行 李。 正 要 走 时 , 电 话 铃 又 响 了。 是 她。 她 在 电 话 里 幽 幽 地 说 : “ 你 就 要 走 了 , 也 许 我 们 以 后 再 也 见 不 着 了 , 所 以 我 想 跟 你 说 最 后 一 句 话 :

“ 你 是 我 这 一 生 中 所 唯 一 碰 到 的 最 好 的 男 人 。 ”

他 还 没 来 得 及 说 任 何 一 句 话 , 她 就 把 电 话 挂 了 。

他 当 时 并 未 体 会 到 她 这 最 后 一 句 话 的 意 义。 这 真 的 是 最 后 一 句 话 , 后 来 他 从 美 国 回 来 , 再 到 那 个 城 市 时 , 就 再 也 找 不 到 她 了 。 她 已 经 辞 职 , 没 有 任 何 线 索 。 他 也 拉 下 面 子 来 向 他 的 朋 友 们 打 听 , 但 他 们 也 不 知 她 在 哪 儿。 他 们 说 她 很 多 次 都 向 他 们 打 听 他 的 地 址 , 但 他 们 都 把 她 看 成 “ 下 贱 货 ” , 一 律 予 以 拒 绝 。 后 来 就 不 见 她 的 踪 影 了 , 只 是 不 时 地 听 到 有 关 她 的 一 些 传 说 。 其 中 一 个 故 事 是 说 有 一 回 在 一 个 朋 友 家 里 , 津 门 的 一 个 赫 赫 有 名 的 黑 道 头 子 , 弄 过 几 件 惊 天 动 地 的 火 拼 , 他 这 一 跺 脚 津 门 的 地 皮 都 得 晃 。 那 天 他 不 知 说 了 什 么 话 得 罪 她 了 , 让 她 甩 了 一 记 响 亮 的 耳 光 。 当 时 大 家 都 捏 了 把 汗 , 觉 得 她 可 是 闯 下 大 祸 了。 那 哥儿 们 是 响 当 当 的 人 物 , 他 们 之 间 又 并 没 有 什 么 关 系 , 当 众 打 他 , 丢 他 的 面 子 , 这 还 了 得 ! 结 果 那 哥 儿 们 果 然 是 个 英 雄 。 他 只 掏 手 帕 擦 了 擦 脸 , 跟 没 事 儿 一 样 给 她 道 歉。 黑 道 人 物 做 到 这 份 上 , 真 算 炉 火 纯 青 了 。

他 在 飞 机 上 和 往 后 那 些 日 子 里 都 在 咀 嚼 她 那 最 后 一 句 话 。 最 好 的 男 人 ? 他 觉 得 他 不 配。 他 对 她 显 然 是 有 情 欲 的。 那 天 即 使 在 病 中 , 他 仍 然 热 血 沸 腾 , 下 身 胀 的 发 疼 。 他 趴 在 她 身 上 , 她 当 然 明 显 地 感 受 得 到 他 那 坚 强 有 力 的 勃 起。 她 那 句 话 , 不 仅 仅 是 说 他 没 有 像 其 他 男 人 一 样 去 扒 光 她 的 衣 服 , 吻 她 揉 搓 她 的 乳 房 , 把 她 给 “ 办 了 ” (他 并 没 有 那 么 神 圣 , 其 实 他 也 会 干 这 些 事 的 ), 更 重 要 的 是 他 从 心 底 里 发 出 的 那 份 由 衷 的 对 她 的 尊 重 和 关 心。 他 没 有 把 她 当 成 是 玩 物 , 像 其 他 男 人 一 样 看 不 起 她 却 玩 弄 她。 在 这 么 一 种 情 怀 下 , 其 他 东 西 反 而 变 得 次 要 了 。

他 也 在 不 断 地 想 她 这 个 人 , 她 到 底 图 他 什 么 呢 ? 她 到 底 图 他 什 么 呢 ? 她 不 图 他 的 钱 , 不 要 出 国 , 不 要 结 婚 , 也 没 给 他 她 的 家 庭 通 讯 住 址 或 其 他 任 何 永 久 性 的 联 系 线 索 , 当 时 也 没 向 他 要 他 的 联 系 住 址 。 她 对 他 一 无 所 求 。 他 们 于 是 就 这 样 萍 水 相 逢 地 相 遇 , 萍 水 相 逢 地 错 过。 等 到 他 思 路 终 于 清 晰 起 来 , 不 顾 一 切 地 去 找 她 时 , 她 却 在 茫 茫 人 海 中 消 失 了 �

缘 分 啊 ! 世 间 的 缘 分 实 在 是 太 脆 弱 了 !

从 此 以 后 , 他 学 会 了 珍 惜 。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