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219048

雷士阎吴和解胜负手   Comments

雷士阎吴和解胜负手

阎吴和解,好像双方的拥趸都在欢呼自己的伟大胜利。但真有道行的应该对此不屑一顾,其注意力会放在这种事件对于双方所产生的影响和利弊。

此事对双方都有利的地方是:虽然未来的命运未卜,但至少雷士止血了。一个死掉或者烂掉的雷士,对双方都无益。因为这个市场是一个竞争的市场,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其他的企业会乘机而入,占据先手,并力图将大局做成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这得看照明行业里面,有没有一个或N个实力类似于苏宁的大鳄。

如果继续对抗,则吴长江寄希望的股东特别大会基本上没有悬念。机构投资方赛富、施耐德和高盛三方占股已经接近50%,股东特别大会上,对散户的宣传动员是非常低效而高成本的,吴长江不可能凑到半数以上股份来支持他,更何况还有一个代表“小股东”的和君创业在搅局。对抗所造成的损失,也是吴长江更承受不起。由于他以全部老本加margin来增持股份,所以股价跌对于他所造成的损失是实质性的(他被强行平仓,彻底输掉自己的股票和老本),而对赛富、施耐德、高盛这些长期投资者来说则是浮动性的(股票以后还可以升上去)。吴长江在对抗中所打的牌,将导致经销商、供货商和他在雷士管理层的嫡系部队的瓦解和失散。所以,机构投资人输得起,而吴长江输不起。阎焱所需要研判的,是自己到底和解输得更多些,还是坚持输得更多些。至于吴长江是不是输得更惨些,作为投资人来说,没有必要考虑。因为这是投资,不是赌气。

其他方面则对双方各有利弊。

对于吴长江来说,回归至少是实现了其前段时间争端的核心诉求。而且通过停战前的宣传(开会,电视、网络等媒体),吴长江到处宣称,雷士绝对离不开他,即使是董事会也离不开他。没有吴长江,雷士就搞不定。眼下他的回归,至少在吴长江的拥趸和相当部分的中立者眼里看来,是个印证。除了虚誉,实质性的意义是稳定军心。随着双方的争战发展,已经有相当部分人员游离出来,持“三不”态度(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这基本上是中立和观望态度。吴长江的回归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大树不倒”,背靠大树好乘凉,助长了日后雷士人治的恶性循环,增加了雷士改革的难度。吴长江还可以趁回归,重整日益离散的旧部。本来雷士人员离职是一柄双刃剑,在给董事会施加压力的同时,也削弱了吴家军的力量,给了董事会改革雷士人力资源体系的机会。现在吴的目的达到了,队伍也恢复了完整,下次董事会如果敢翘尾巴,还可以如法炮制,再给他们点 color to see see。

对于阎焱来说,雷士停摆是近火,雷士改革是远水。远水不救近火。雷士现在对于董事会来说是真空,连根针都插不进。总裁、CEO被赶跑,CEO办公室被封,还受到了人身威胁。职工委托持股从金额上看,应该大都是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利益已经捆绑,罢工应该也是他们组织的。经销商下了订单,吴长勇可以压住不让发货。这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个黑社会,哪里是什么现代上市企业。按说投资投的是人,而且不是单个的人,而是 structure,是一个高度整合、有执行力、有职业精神的团队。但雷士无论是领袖,还是结构,都是袍哥带领的土匪,有战斗力,但也有破坏性。这种结构性的改造,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所以和解能带来一定时间的缓冲。

但是这有相当代价。除了上述的吴长江由于去职而被击破的防线得以修复,吴长江神话得以延续外,还有就是得面对股民的疑惑。这些疑惑可以从我收到的一些雷士股民的来信展示一二:

“董事会告诉我们说这个姓吴的是个贼娃。这个贼娃偷了东西不但不心虚肝儿颤,不退赃不罚钱反而说抓他的人是贼,还跟他的同伙闹起来,说你们不还让我继续偷我就弄死这个小孩,而且没商量就把这小孩放了血。你们要是不投降,难道看着这小孩血尽而亡?于是你们就赶紧还让这个贼娃当了头,告诉我们说他已经改邪归正,让我们继续支持他。可是这个贼娃从头到尾都没有一句悔过的话啊?你们怎么保证他不再偷?”

――国内股民

“我买了一点点,想先观望一下,等中报出来后再决定要不要加仓。没想到事态变化这么快/多

现在我对吴的印象很恶劣,如果和解消息是真的,我对他的改变不看好。yy将来很难搞定吴。另一方面,现在的股价仍然便宜。所以,有点纠结:要不要套现算了?

如果吴不回归,yy找一个职业经理人(不需太好的),我都有信心等股价涨到2或更多。“

英国股民

所以事情最后归结为这次回归,董事会是否能给吴长江套上笼头。我的上一篇文章提到的那五点,真要做到,难度很大。因为这等于给雷士彻底换血,解除了吴家军下次发难的武装。
回归后的吴长江只能是参谋长,不能是司令。董事会应该让吴长江认识到,雷士的漏洞必须堵上,他必须合作。如果他不合作,只会输光。舍此没有其他选择。在此基础上,应该制定出落实的措施,包括违规的处罚措施,并获得他的书面承诺。这是他复职的前提。没有这些,雷士的复兴是没有希望的。吴去职时,占尽法律、股权、资金和行政优势的董事会都连根针都插不进雷士,那么他重新掌权后呢?如是以表面和解来骗股民的钱,这就假设了是股民是傻瓜。可这世界,谁能比谁傻多少?如果第三者不上套,那么事情还是会回到原地。我不知道身负十亿个人债务的吴长江到时候将如何面对。

6619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