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chairwolf
自由自在,多姿多彩。放浪形骸,散淡人生。来如雷霆收震


发送站内短信
查看博客个人资料
发表文章

文章目录


精华荟萃      更多


精华            更多


最近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评论


 

搜索

 
 总点击: 12305002

从朝鲜战争看雷士博弈   Comments

从朝鲜战争看雷士博弈

我上次说博弈最好能维持在虚拟层面,以此来预先揭示双方过招可能的得失,而避免实际冲突的破坏力。但实际上,这种愿望不是总能实现的。其原因,第一是商场即战场,而兵不厌诈。双方的真实意图不会那么“坦诚相见”。相反,“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是兵家常技;第二是没有实际的博弈,双方对自己和对方意图、实力、意志和谋略等都没有比较接近真实的了解,常常产生误判。于是往往就只好真刀真枪地干一场,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所以,战场或商场上的博弈,常常是不完全信息博弈。

以朝鲜战争为例。战前双方的分界线在三八线,战后也是在三八线。似乎双方都白打了。交战各方为此损失巨大,伤亡数以百万,财产损失以千亿计。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儿子也赔进去了,否则今天中国是不是还会像朝鲜那样红色江山万代传还狠难说。。这是何苦来哉?早知打半天结果也还是那样,不如不打。但是,战前没有人相信结果会是这样,都在一厢情愿地做着自己辉煌胜利的白日梦。

战前美国宣布把朝鲜半岛划在自己在远东的防御线之外,这就给了金胖子和斯大林一个误判,认为如果“把革命进行到底”的话,美帝不会干预。第二个误判是,美帝即使干预,但因为美帝在朝鲜半岛基本上没有驻军,而金将军预计他能在美国大规模干预前,结束战争。结果战争一打响,北方确实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但是美帝也迅速卷入,最后在即将被赶下海的釜山顶住了慈父金将军强弩之末的攻势。然后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靴型包围打得我英勇的朝鲜人民军鬼哭狼嚎,一路逃过了三八线。你说金将军能在打过三八线前跟对方说:你如果不投降,我就要在1950年6月25日那天晚上发动突然袭击打过去,我有中国四野的三个虎狼之师,有斯大林爸爸给的全套苏式装备包括坦克什么的么?你说麦克阿瑟能跟金将军商量说,如果你再打,我就在仁川登陆么?

然后美帝方面也存在同样的误判。周恩来宣称美帝只要胆敢跨过三八线,中国就肯定出兵。但是麦克阿瑟根本就不相信,因为我党刚刚夺权,百废待兴,就不惜跟世界第一强国开打,砸锅卖铁地为他人火中取栗?疯子才会这么干。实际上,我党的决策层也的确是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只有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想这么干。美帝没想到我党中有人的思维跟常人不一样。麦克阿瑟的第二个误判是,他觉得即使中国出兵,但由于力量对比的悬殊,也会使得这种战争变成单方面的屠杀。他没有想到的是,斯大林爸爸在后面当坚强后盾,我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并不真的就是“小米加步枪”。米格15战斗机和喀秋莎火箭炮,加上志愿军的人海战术,让美帝吃足了苦头。而人员的损失对中国来说,根本就不在考虑的范围内。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甚至有死几亿人,赢得全世界一片红的豪情壮志。

毛主席他老人家也有误判。第三次战役后美帝被赶回了三八线以南,各国提案停战,接受三八线为实际分界线。但毛主席觉得美帝已经被彻底打垮,所以发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革命精神,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了三八线,攻克汉城,再次想实现将美帝赶下大海的宏伟蓝图。没想到美帝并不真的是纸老虎,丫依靠制空权狂轰对方的补给线,抓住 “星期攻势”的软肋,大举反攻,勇猛穿插,我180师全军覆没,再克汉城,把我英勇的痴淫棍(朝鲜语:志愿军,我怎么觉得狠像广东话)赶回了三八线。

现在再来看雷士。雷士如果阎吴和解成功,结果是吴长江回归,但接受董事会约束。这好像也是回到了原点,但雷士却因此而元气大伤。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对吴长江来说,你当董事长,接受董事会约束就可以了嘛,道理上本来就应该如此。何必发动三个超限战,几乎将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弄死?对于阎焱来说,吴长江吃拿卡要利益捆绑体外输送,不过是疥癞小疾,不足挂齿。何必要搞的那么大,还赶走吴长江,引来他的拼死反抗,由此而导致的利益损失,可能远远超过吴长江顺走的?

但剖析双方的博弈过程,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我们复盘,事后看看这盘棋怎么下,对双方而言,或者对自己而言损失更小,可以发现许多问题。

1) 当初阎焱发现漏洞,好像也没闹大。只是跟吴长江说了好几次,“要注意喽?”吴总说“下不为例”,也就算了。比较息事宁人。在这个阶段之前,事情似乎还没有什么破坏性。只是阎焱那边作为投资人不太爽。

2) 但似乎“下”次还是一次次的“为例”,阎焱就得认真点了。刚好这时出了中纪委的事情,是个机会。这个时候,阎焱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说说就算了,但估计吴长江也还是会“下不为例”,基本上没嘛用。于是他作了另一种选择:你丫搞搞清楚再回来,不能再打马虎眼了。这就是“阎三条”。如果你是阎焱,你会作什么选择呢?注意,这个时候,阎焱绝对不会想到吴长江会采取那么大破坏性的策略。吴长江对于阎焱的发难,也并没有提前“警告”,商量,打招呼。

3) 这个时候我们来看吴长江的应对。他当然可以接受阎三条,并按照阎三条去做。但是他没有。他作了另一选择,就是“绝不接受”。隔空喊话了几天,他就利用雷士的高管会议和经销商会议,突然发难。如果你是吴长江,你会作什么选择呢?是当时就接受阎三条,回到董事会,还是发动停货,罢工,停供三部曲逼宫?注意:吴长江这个时候不太会意识到这种策略的巨大破坏性,并且还根本不会凑效。因为吴长江上次对付他那两个同学的时候,这种策略立刻就显灵了。现在的力度要大许多倍了。不但规模大许多倍(三十六个营运中心,三千个专卖店),而且还有各个制造中心罢工,供货商停货。简直就是杀鸡用牛刀了。兵临城下,吓也得吓死了。阎焱能投降。阎焱一投降,当然这边就立刻复工,自己不会有嘛损失。上次就没嘛损失。

4) 阎焱也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吴长江的两个同学的选择,就是无条件投降。注意阎焱这个阶段的选择,跟以前的各个阶段不同。他应该很清楚如果不投降,他和其他投资人所面临的损失(经销商另创品牌,工厂停工,辞职潮,供货商停供,雷士彻底停产,并成为一个空壳)。当然这个损失,吴长江也有份。这是一种同归于尽的策略。阎焱需要衡量的,是投降的代价大,还是让雷士继续当漏斗的代价大?如果我是阎焱,我会首先估计,雷士漏斗所导致的损失有多大?当然我们现在知道有好几笔,都是几千万到几亿的数量级,比如关联企业的欠账坏账,土地利益,供货商欠款等。我们姑且假设当初不知情,估计被顺走的利益,只有一百万,或者几十万。如果雷士停工,损失将是多少?假定下半年都停,那么下半年的利润,如果按照战争爆发前的业绩估计,是净利润约四千多万人民币,以及市场份额的丢失,经营团队的流失。为了这几十万去让雷士遭受这么大损失,是否值得?

如果我是阎焱,我可能不知道雷士漏斗所流失的利益。但这可以作一些推断。经销商、供货商和员工的停货、罢工、停供的损失会是多少?仅经销商方面,每停一天,其损失就是1500万。假定停十天,那就是一亿五千万。付出这样的代价,想争取的利益,会是多少?他们会情愿自己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而仅仅换取几十万、几百万的利益吗?如果投降,那么以后就只能对吴长江予取予求了。因此而将流失的利益又会是多少?如果抵抗,那么双方的损失比例将是多少?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我想除了黑白两种选择之外,应该还有一种选择。就是知道了吴长江的性格,同时又不相信他的承诺,对抗又两败俱伤,于是就玩金蝉脱壳,悄悄地离村,打枪的不要。可能高盛现在就是这种策略。辞掉董事,就可以自由买卖雷士股票了。当然这种策略的前提,是还得有别人在坚守阵地。全都撤了,股价大跌,就只能割肉离场了。如果这种策略成功,那杯具的就是接盘的股民。公司如果是一个人的,那他当然怎么折腾都可以,盈亏都是个人的。但是如果是上市公司呢?

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看起来,即使阎吴最后选择和解,吴长江在接受阎三点的前提下回到雷士,其实也已经不可能回到起点了。雷士必须拿出证据,让股民相信他们已经将公司改造成为一个规范治理的公司,才能证实自己的股票在股市上的价值。逾越规则的豪举,其代价不仅仅是当下的销售损失、工资损失、利润损失、股票损失。在一个公开的市场上,信用的毁损,其影响要深远得多,修复也要困难的多。而这,也是这足以让后来者戒。实际上,雷士博弈应该是一种子博弈完全均衡(subgame perfect Nash equilibrium),其间信息应该是足够完全的,但吴作了一些误判,于是双方都付出了很大代价。

8047 次点击    关键字: none

发表回复

校验码:  


你可以 回复, 或者 trackback 到你的网站.